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8th Apr 2010 | 崖岸自高 | (175 Reads)

 

功能組別存廢 成政改關鍵 
 
今天談民主政制的發展,其實已經應該可以超越5‧16的補選,甚而是打後的政改報告是否會被否決,因為這些事件其實都不是重要的。5‧16的補選及所謂新民主運動在建制派杯葛力壓之下,已經不可能發展成為對政改有決定性的事件,除非意外地真的出現50%以上的投票率,但在溫和泛民的抵制下,意外出現的機會微乎其微,低投票率下的結果,是勝是負不影響大局,只能是各派各自解讀的口角之爭。

無論是溫和或是激進的泛民,都表明若然終極普選路線圖不出現,會否決政改,令2012年政制再原地踏步。

否決政改是自殘行為

筆者早在去年已經在本欄多次指出,否決政改是自殘行為,是口頭勝利多於實質發展,2005年已經試過一次。除非今次民主黨表明在否決之後發動激烈抗爭,例如進行第二次「五區請辭」,但直到今天,民主黨未有任何示意,而觀乎歷史,民主黨人欠缺抗爭的Guts。

只要溫和泛民不會一同激進化,對中央而言,無論是所謂「五區公投」或是曾蔭權的政改再次被否決,都不會是真正危機,或可說不會是短期迫切要面對的危機,所有事情還是可以慢慢來,這是中央現時的態度。這態度的出現,也可以說是因為泛民欠缺團結及全面部署協調爭取民主的結果,當中涉及的是黨派的利益糾紛,各有盤算的結果。

但香港市民,特別是年輕一代開始不滿並走向激進,是不爭的事實。當然起而行動者暫時還是少數人,但重要的是這少數人的行為得到其他大多數人的共鳴支持。維園阿伯變了維園阿哥,也許還是個別少數人活躍的結果,但幾百人反高鐵發展成萬人集會,則不是偶然,那是民心的指標。

沒有多少成績作為交代,抗而不爭的民主黨在2012年要面對被選民淘汰的壓力,但這也不應該出現,因為民主黨並非一事無成。2017年特首的選舉得以在無篩選的情況下進行,會是堅持不進行激烈抗爭路線的民主黨最大成就,只要在這一點上中央首肯,溫和泛民就有足夠的下台階,甚而進一步肯支持政改以創造繼續團結對話的氣氛,亦有可能。

這也是說,特首的普選可以與立法會的普選分開處理。2017年特首有真普選,亦可算是民主已經一步到位,是人大的民主進程,可能嗎?

2017年特首普選可期

首先這一改變不需建制派的同意,理論上功能組別的議員可以否決政改,但這些欠缺民意受權的議員從來就理不直、氣不壯,更無法承受中央的壓力,而最重要的,是特首選舉不影響他們的切身利益,他們可說是沒有任何抗爭改革的理由與動機

並不是筆者有任何內幕,而是只要細心留意,就知道溫和泛民早就將政改的主要矛盾集中在功能組別的存廢時間之上,對特首普選似乎沒有爭議性的論述,這就是過去大半年來泛民與中央「特使」秘密溝通得來的共識,這一共識自然只屬不言而喻的程序,但觀乎兩面的輿論機器皆沒有在這問題上大做文章,2017年有真特首普選,可以視為香港人的合理期望。

新報  2010-04-08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標示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