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3th Apr 2010 | 崖岸自高 | (126 Reads)

精神病人不應以言入罪  

香港人有時很看重言論自由這項重要人權,但有時也很糊塗,甚至無知,這類筆者稱之為專業無知的情況不獨是普通人,熟識法律的律師法官,一樣會犯上。

24歲無業青年陳永良因為在網上留言,聲稱要炸毀特首官邸及殺人非禮,而事實上只要對這類討論區略有認識的人都會明白,這類自閉青年人的類似留言,多不勝數,天天皆有,裁判官郭偉健根本是大驚小怪,只能證明他對討論區這類新媒體的文化,全無認識。

欺善怕惡令人齒冷

低學歷、失業,再加上精神病,討論區上的憤言可以是他逃避現實的最後依賴,但因而被檢控,再碰到一個自以為正義,其實是對世情只有片面了解的法官(這也是大多數專業精英的通病),事件的荒謬性無以倍加,對人權只知誇誇其談的學者、政客及團體對這個弱勢之中的弱勢青年不聞不問,只餘幾個網民在討論區中表示一下不同意見,但無法指出問題的核心。

以言入罪,本身就令人震驚。警方及律政司選擇一個弱勢中的弱勢者加以檢控,其欺善怕惡的小官僚作風,令人齒冷。青年人認罪,顯示他善良而無知,通常執法者對這類無律師代表的被告必然「善心」地「忠告」,說這類小事情坦白會從寬,法官仁慈之時,可能連案底也沒有。至於刑事案底會害人一生,當然不是以除暴安良為己任,以升職加薪為人生事業目標的男子漢大丈夫所關心的。

相同道理,現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是有歷史以來最針對社會運動,政治檢控最多的人,這青年人有精神病,有人性關懷精神的法律工作者,竟會踐踏精神病者的人權,以討好上司曾蔭權。選擇性檢控不一定因為政治,因為想討好上司也可以的,只是明知青年人有精神病還是作出檢控決定的人,其人性的黑暗,較被檢控的青年人更為可怕。

警司警誡不可以嗎?他既然認罪,與裁判官商議,要被告具結(Bind Over),承諾不再犯同樣的行為及定期接受治療,再交社署跟進個案不可以嗎?在律政官員的腦海中,有考慮過他的精神狀況,根本欠缺犯罪意圖,根本是不應提出檢控嗎?政府官員本來應站在維護人權的第一線,黃仁龍帶領下的律政署,帶頭歧視欺負精神病患者,實在太過份。

猶幸未判青年入獄

這裏提醒弱勢小市民一點,因為小事犯上官非到警署,千萬不要隨便認罪,多次網民被控告入罪事件,都是因為草率認罪以為可以獲輕判,香港的裁判官的法律文化,並不是以同情弱小出名,反而多是保護親近建制,討厭刁民者居多。

裁判官郭偉健在這案件中只有一點是對的,他沒有判青年入獄,而是要他接受感化。

據報道他要求感化官在7月再提交報告,筆者希望他在這段抽些時間,重溫大哲學家,也是自由主義始創人,本身也是律師但對法律極大批判的邊沁(Jeremy Bentham)的有名學說傷害原則(Harm Principle),任何行為不傷害到別人,不應視為犯法。

言論自由包括令人不快的胡言亂語,以言入罪是不公義的,更何況是來自精神病患者?其他的法律論述,郭法官錯謬百出,筆者會另文再討論。

新報   2010-04-13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