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0th Apr 2010 | 崖岸自高 | (67 Reads)

二○一二不能增議席 公社兩黨定不會罷休 
 
過去多個月來,中央與泛民主流有一段前所未有的蜜月期,這可說是得來不易,亦令到很多人有錯覺,包括筆者在內,以為今次的政改會有一個團圓的結局。但在過去一個星期形勢急轉直下,雙方的關係可以說是忽然跌入低谷,是否回復持續了三十年的對立關係,暫時未知,泛民主派表明不放棄對話,期望未來三個月還有轉機,焉知這不過只是姿態?要做這個姿態,是要做給溫和的中產階級支持者,表示與中央拉倒決裂的責任,不在港方。若以為泛民的姿態是他們會最終接受政府的政改方案,那實在與他們曾經看中央一樣天真。往後的時間,泛民主流的戰略,與中央早前是一模一樣,就是劃定底線,寸步不讓,疊埋心水等政改報告上會之時否決之。

沒有下台階民主黨麻煩

為何說是效法中央的手法?到今天已經不是大秘密之時,不妨簡單回顧一下中共在這次「談判」過程之中的手法。這其實與任何中共之前的談判策略一樣,包括八十年代的中英談判回歸,與九十年代應付彭定康的政改,這是先有自己的底線,在適當時間亮出底線,然後寸步不讓,靜待對方的讓步。可以說,每一次必然都是以專政者的勝利作結束,因為中共是專權的強勢,但代價O深層次的,就是港人的恐共,疑共心態一代傳一代,當這些心態轉化成反香港政府之時,管治就變得困難,而且危機四伏。

在過去多月的多輪接觸之中,中央的「特使」談判摸底,泛民不容易在二○一七及二○二○兩個普選要有所謂鐵一般保證的底線上退卻,突然再拋出方案,雙方立場之間的灰色地帶立時消失,泛民主流固然只能在零和之間選擇,中央更沒有理會民主黨能對支持者交代的空間其實不多,若在沒有搭建好下台階之下退讓,民主黨便可能要面對大分裂,甚而覆滅,在二○一二年被公社兩黨取而代之的境況。

反之,否決政改大不了再次原地踏步,民主黨不會傷元氣亦不會分裂,更穩佔溫和而未失原則的泛民位置,這正是大多數支持泛民的市民所選擇的路線。這亦是說,要計算得失,否決政改對民主黨的定位,即是溫和的大多數,是有利而不是有害。

功能組別存廢露出馬腳

二○一二不能增加議席,反而對爬上了道德高地以激進作賣點的公社兩黨不利,吊詭的是他們比民主黨更難修改立場。

喬曉陽以政改五部曲為基礎,力言普選的大門是打開的。表面上有賣點,但大家不妨想深一層,普選若然已是事實,泛民還在爭甚麼?正如唐英年說,不信中央,香港人還可以信甚麼?

問題只有一個,就是功能組別的存廢,還是未能肯定之事,唐司長在立法會答問之時已經露出馬腳,普選並不一定平等。

如果這道普選的大門,是一道不平等的大門,那千萬別輕率進入,令不平等成為事實。二○一二的政改是否有民主的進步,筆者無興趣討論,反正這只是微支末節的改變,為了些微的改變,因而放棄了對專政者說不的機會,港人是因小失大,並不划算。

新報  (發行量 / 接觸人次: 80,000)  2010-04-20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