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2nd Apr 2010 | 崖岸自高 | (175 Reads)

 

宣洩途徑暢通可防小事化大    

今天才評論中文大學研究所兩星期前的報告,似乎是遲了,亦可以說是更為適合,因為上星期的《政改報告》,基本上是增加了溫家寶總理所說的深層次社會矛盾,而政府似乎對150萬人認同只有用更激進的行為,政府才會回應訴求,全無反應,並不放在心上,只有御用社會學家劉兆佳教授出來表示問題不是那麼嚴重,政府一派大安旨意,對香港可能出現暴動的恫嚇,一笑置之。

香港上一次騷亂是在甚麼時間發生?這簡直是80後年輕一輩認知以外的事,那是1984年1月13日的「黑色星期五」,香港發生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的士罷駛事件,引發了被形容為1967年以後最大的社會騷亂,一天之內有150人被補,起因只為政府準備大幅增加的士首次登記稅及牌照費,而當時全是委任議員的立法局,正準備通過法案。

1984年1月13日的「黑色星期五」

開始的時候只有數百部的士參與,到晚上增加到7,000部。入夜後騷亂在旺角開始,參加的反而只是青少年。那一次事件,事後似乎沒有多少人研究,也無人認為是與當時的政府有關,也沒有人組織推動,立法會馬上取消了的士加牌費的審批,的士司機抗爭勝利,但騷亂與他們無關。

當時的社會情況,與今天有多少相似,筆者未覺有學者發表高見,忽然想起已經是30年前的事,曾蔭權還是沙田政務專員,沒有多少學者對當時的事件有印象。但肯定的是事件與當時緊張的中央談判無關,因為談判底線已定,而當年的青少年根本不知政事。要比較也困難,當年的失業率極低,青少年只要肯工作,就業不是問題,但社會貧富不均的壓力,恐怕比今天更甚,當年500萬人口之中,有60萬人還是居住在寮屋之中,輪候公屋要等10年以上的時間,但社會經過麥理浩的10年新政之後,基本上已脫離了獅子山下的年代,進入了富裕社會,但騷動還是突然發生。

建制杯葛城壇實不智

還是說回今天的情況,筆者的直覺,騷亂的情況,還是不會發生的,但環顧四周的友人,對政府的施政咬牙切齒者日多,認同要用激進的行為迫政府讓步的人也日多,而且的確是不分階層。

今天與當年不同之處,是言論自由的空間更寬,這不是指言論自由的程度,而是有互聯網的興起,一般人,特別是年輕人,經上網發表意見宣洩情況的途徑多了,而政治代言人的各類激進言論,甚而掟物等行為,有代一般人「出氣」的作用。年輕一代為居住問題而抱怨不已,但不到上街騷亂的層次。但較激進的示威行為,會是日漸被更多人認同,更多人參與的事件。

周日維園港台論壇變得熱鬧,成為小市民的宣洩途徑,建制派急急想打壓,實在愚不可及,政府若迫港台取消了這節目,只是為騷亂埋下伏線。面對當前無論是政治或是經濟的困局,政客特別是泛民的其實應知道民氣可用的道理,借民氣達到政治訴求,是一舉兩得的事,而面對政府的麻木與政客的不濟,人民力量的再爆發,恐怕是遲早的事。

 

 Hong Kong Daily News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