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0th Apr 2010 | 崖岸自高 | (95 Reads)

虛名建基於剝削窮人 香港毋須憂競爭力被超越  

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了年度城市競爭力報告,香港依舊是排名在首位,是兩岸四地二百多個城市之冠,這些城市包括了北京、上海、深圳及台北等。政府官員對這類數字遊戲的報告,並無回應,倒是香港多份主要報章的社評,一貫地以民粹簡單化及無觀點人云亦云發表意見,這類意見反映不一定是主流觀念,而是長期以來的一些觀念謬誤,千篇一律地恐嚇香港人,香港會被內地城市趕上,香港優勢不再,香港正在沉淪。最大的謬誤在於中國(經濟上)的進步,必然令到香港的進步程度被比下去,這是必然,但是正常的事,不是壞事。

香港堅尼系數全國之最

在外國,不同的城市生活水平不同,薪金水平有異,人民習以為常,地方人民不會視之為危機。筆者在英國之時發現倫敦的物價,比北部城市高五成以上,從來沒有人大驚小怪。香港並不是中國的首都,從來也不是重要城市,只是國內有三十年並沒有發展經濟,而香港在英國人治下倖免於政治的災難,得以利用大陸的腹地發展經濟,成一枝獨秀之局。這是歷史的偶然,並非事物的必然,社科院的報告指香港的競爭力與國內重要城市如上海、北京,以至深圳的差距正在縮窄,而最終會被取代,是正常的事,卻不一定是壞事,對窮人而言,簡直是好事。

各大社論執筆人,為何不一同比較香港的堅尼系數,也是比所有中國的城市為高?香港的競爭力,原來也只是建築在貧富的懸殊、社會的不公正、資源的不合理分配之上,這樣的競爭力要來做甚麼?有朝一日競爭力失去,代表國內生活水平已經提升,正好代表香港窮人生活水平的不斷下調終有結束之日,香港人(窮人)絕對有理由歡迎及高興。那一天,大量工種重新回流,窮人有工作、有尊嚴,生活水平不高,但豐衣足食,不用拿政府的綜援,這只是基層小市民的卑微願望,他們才不管香港是否競爭力第一的虛名。香港勞工法例比國內的《勞動法》更不保障打工仔,這才是他們身受的苦難。

筆者回想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香港,政府的宣傳,也是誇言香港的工業產品在競爭力上經常贏了亞洲四小龍,香港人錯誤地引以為自豪,殊不知競爭力來自對勞工的剝削,西方世界的輿論以血汗工廠來形容香港,港人反而不知引以為恥。

今天血汗工廠之榮譽歸於祖國各大城市,所以競爭力得以飛升,經濟增長年年達雙位數,香港要追要學嗎?可以的,學國內從農村輸入民工便可以了,大家同意嗎?

香港勝在有人權與自由

甚麼國內第一,世界第一,皆是無意義的虛名。中國個別城市比香港經濟實力更強之類的說法,只屬數字遊戲。上海比香港大十倍,人口兩千萬,北京亦有千七萬。廣州與上海在戰前根本比香港更進步、更西化,在一切條件都比香港優勝的情況下,超越香港是正常之事,並無任何危機之可言。

香港人只需明白一件事情便足夠,這是國內無法追近的,就是我們的人權與自由度。這也是筆者從來沒有想過到國內謀生的理由,也是筆者很多學生,雖然要回內地工作,但還是每個周末回港,要住在香港的理由。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