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rd Jun 2010 | 崖岸自高 | (94 Reads)

 

司徒華或難續任主席 支聯會應面對不應忌諱

兩尊民主女神像與雕塑品的事件暫告平息,但事件其實已經帶出警號,就是港人每年自由集會表達對六四悼念的活動自由,從十三年前的國殤之柱到今天的新民主女神像,這一類刺激專政者神經的藝術表達自由,並不是必然,專政者從來多方想法加以收緊,加以限制。

今年的六四晚會,照正常情況是四到五萬人,筆者希望有更多,以示大家的堅持。今年的六四集會亦會是支聯會帶領港人悼念六四第二十一周年,今年會進入一個轉捩點,六四是港人集體之事,並不是司徒華先生個人的事,筆者對華叔病重當然傷感,但對事不對人是論政者基本原則,支聯會的接班問題是港人共同關注所在,筆者實在希望從速得以解決。換言之,就算華叔得以康復,但支聯會重選領導主席一職,是我們不必,亦不應忌諱的話題。

離世後領導層或爭逐權力

司徒華所領導下的支聯會,二十一年來是成功的,是港人所認同的,但也是失敗的,因為在支援民運工作者的工作上並無貢獻,只固守香港的悼念活動,而活動的形式二十一年不肯改變,也應算入司徒華的「貢獻」之內。

華叔患病之初,記者問他接班問題,他大言炎炎指不會有問題,因為支聯會主席是選出來的。這一句說話確有相當的諷刺性。眾所周知,司徒華搞社運,行的手法是「鄧小平式的獨裁」。筆者還保留一封當年一些社運領袖指摘司徒華領導支聯會獨裁的公開信。

存在的事物不一定合理,支聯會的成功不代表它不可以更加成功,若然二十一年來主席不曾個人化、家長化的說話,已發生的歷史自然不會改變,我們也無從假設若然支聯會二十年來有領導輪替,會變得更好更強大,只是,更民主是必然的。

今天大家要面對的首要問題,是支聯會在司徒華之後的發展。病重的司徒華領導一個二十年工作方式不變的支聯會,當然沒有實質上的問題,問題在於這是不正常的事情。支聯會不應被視為司徒華的私產,爭取平反六四,也不是司徒華個人的悲情。

司徒華下來之後當常委也好,當名譽主席也好,不影響他的歷史地位,不影響他繼續參與,但影響他突然離世之時支聯會領導層的權力爭逐。

民主黨政客佔據常委位置

人皆有死,若然華叔對生死的問題當真放開,就不會堅持領導支聯會的工作,至死方休。若然他是放心不下,就更顯得問題的嚴重。

筆者也不諱言,特別在九十年代,六四議題以至支聯會的悼念活動,一直為以泛民為主的政客所成功利用,筆者曾經寫過不少批評文章。筆者除了不明白為何司徒華要永遠當支聯會的主席以外,也不明白日理萬機的政客為何永遠要佔據支聯會常委的位置,而且,民主黨的政客永遠有佔更多常委位置的機會。

政客的利益與支聯會的目標有利益衝突,從來應當分開。今次在爭取兩尊民主女神與雕塑的事件上,民主黨黨員明顯比較低調,李卓人一開始就聲言要發動市民包圍北角警署的強硬態度,是成功的原因。反之,六四晚上,我們就只能到維園擁抱塑膠吹氣的民主女神。

新報
A10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