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0th Jun 2010 | 崖岸自高 | (86 Reads)

 

保守建制永遠是大多數

 在法律上,當社會對一個字的理解有所爭拗之時,由法庭作出裁決,這稱之為司法解釋。當然,不是所有事情我們都有機會打官司讓法官去解釋法律,政府及行政人員(例如大學)在行使法律所賦予的法定權力之時,也要解釋法律,這稱為行政解釋。學者或是評論者在涉及法律概念之時,也按自己的理解去解釋法例,我們稱之為學理解釋。社會主義法制基於社會主義民主的原則,由人民所選的議會負責法例的最終解釋權,這就是所謂立法解釋。《基本法》是全國性法律,解釋權在哪裏?筆者這條通識問題,相信今天連中學生也可作答,當然是在人大常委會。人大常委副秘書長星期一以「個人身份」,首次發表最官方對普選的態度,就是可以包括功能組別的選舉。

香港人一直活在大量政治錯覺之中,二十多年來最大的錯覺,是既然《基本法》承諾了「最終普選」,那就只是時間先後的問題,誰知道竟可以忽然生出了普選「定義」的問題。

沒有問題變成沒有共識

香港的普選為香港人而設,香港的特區民主也只歸香港人享用,香港的普選制度如何確立,順理成章,應由港人決定,道理是如此,事實並不當然,香港是由少數人話事的地方,從來如是,少數有權勢的特權階級在中央的影響力,當然遠比甚麼80後的小朋友大,有權的人決定了,特權自有官僚學者說些似是而非的理論為特權提供理論依據。

今天香港就有關普選定義的所謂爭論,本來是沒有的,大家不妨翻閱有關《基本法》的歷史文件書籍,就發覺在《基本法》起草期間以至之後一段時間,壓根兒就沒有甚麼普選有不同定義的爭論。

回歸之後,頭3屆的立法會選舉照《基本法》的安排順利發展成30功能對30直選議員的局面,理論上2008年就可以全面推行普及而平等的選舉。

香港人一直的理解,普選是西方式的一人一票平等地進行,簡單得很,連建制派也對此從來沒有意見。今天卻由沒有問題生出問題,沒有問題變成沒有共識,結果會如何解決?

按民主原則,當然是港人的意願為依歸,但這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的事。專政者假人民之名行專政之治已經工多藝熟,用不同的方式在香港運作而已。最似是而非的手段之一,是支持香港的法治精神,要求香港人守法。

政客滿口民主只重形式

要守法就得依法辦事。港人對《基本法》中「普選」定義有重大分歧之時,提請人大常委進行立法解釋,符合社會主義法治制度,非常地守法。

人大釋法之後,大家就不應當再有所爭議,大家就應當在接受功能組別存在的現實之下發展「民主」,例如擴大一些選民基礎之類,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保守建制永遠是大多數的結果,亦即是特權階級永享特權不變的結果。

大家也明白香港的政客滿口民主,但從不抗爭,只做一些形式得很,如悼念活動就算。人大已經3度釋法,沒有發生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港人從來在民主的鳥籠之內活動舒適快樂,只是近來多了一些反叛青年而已。對專政者而言,加快釋法的行動可免星星之火燎原,相信很快就會行動,不會等到下一次政改。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