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5th Jun 2010 | 崖岸自高 | (40 Reads)

 

政改方案應延遲3個月表決  

 政治看似變化很快,皆因政客忘記今天有Youtube,就算主流傳媒不翻舊帳,普通人也可以輕易尋找政客的言行。終極普選聯盟的名字本身就說明自己的基本立場,而支持者一年以來聽過無數次的說法,是若然2012不能普選,也要有「鐵一般的保證」,保證2017及2020是真正的普選。「鐵一般的保證」是劉慧卿的用語,但不論是她這位死硬派人物(在形象上而言),還是梁耀忠、李卓人這些較溫和人物,甚而是馮檢基,皆持同一說法。只是,星期五傍晚他們與普選聯的學者坐在一起,不用怎樣解釋,就否定了這一立場。談判很多時就如一場賭博,最壞不是一局半局的輸贏,而是被對方看到底牌,或是看穿你根本沒有賭本。泛民最大的賭本是甚麼?是人民的力量,這反而是下場博弈的溫和派完全沒有把握的注碼,這次退讓,令中央看清楚泛民主流沒有信心,亦沒有膽量押上人民力量的注碼。

泛民如意算盤難以打響


2007年尾的人大決定,已經限死了2012年直選與功能組別的比例,這是喬曉陽上星期一重申的。區議會提名交付直選的做法,不符《基本法》對功能選舉的定義,也是喬曉陽重申的,言猶在耳,筆者就不明白民主黨與普選聯的人為何會認為中央會在這一點上退讓。

若中央肯,中共大半年來一套論述邏輯豈不是也在自我否定、自我打破?普選聯幾個小政客轉容易,不能假設有5,000萬名黨員,並正在管治十多億人口的中共會輕易改變一些原則性的立場。

筆者看,希望中央肯離開人大既定立場的決定,比希望中央領導人講幾句空泛地承諾民主普選日期的說話,會是更為困難。

何俊仁、劉慧卿等人的如意算盤,是功能組別原選民(區議員)變成提名者的先例一開,其他功能組別也應效法,即例如銀行界的議員除了本身是銀行家以外,要由一人一票選出。又再由於多了10席直選,立法會的比例由三比三變成四比三,這當然是明確的民主進程,普選聯等人算是對港人有所交代。

李柱銘雖然指摘普選聯放棄了原先的目標,但事實也不盡然,只要普選聯沒有同意功能組別議員的產生是照現時的形式千秋萬代地存在,終極目標還算是在爭取的過程之中。

有實質進程就是下台階

也可以說,有交換的轉不會令溫和泛民變成歷史罪人,有實質進程就是他們的下台階,但正如上面的分析,中共其實也不可能讓步,泛民又還有沒有再讓步的空間?

梁愛詩與民建聯的提議,是承諾在2016年實行,當然中央背後也一定同意他們這樣的承諾,甚而中央自己也可作同樣的承諾,因為2007年的決議並無為2012年以後設限。

問題正在這裏。中央從未就2016年的政改設限,理論上全面提早直選所有立會議員也有可能,泛民由爭2012全普選變了2016拿5席,其談判還能算是有所「成就」嗎?

如果要以2016換2012,泛民的叫價不可能這樣低。也許中間可以有再議的空間,但時間上不能在兩星期內達成。要避免6.23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港府主動撤回方案,延遲3個月表決,是目前唯一可解決問題的方法。

 

新報   2010-06-15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