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Jun 2010 | 崖岸自高 | (82 Reads)

 

民主黨民建聯共同執政

 上星期到本星期的政治氣候,可謂差天共地,上星期一中聯辦宣傳部學者部長郝鐵川把民主黨的方案批評得一文不值,筆者在本欄呼籲政改延期三個月,以便轉機出現,到今天自然不用,相信政府與民主黨不會謀求所有或絕對大多數泛民的共識,星期三會如期通過改良版的政改方案。普選聯中還有好幾個議員怯於泛民激進派的壓力,害怕立法會的直選受壓,可能會不隨民主黨的立場投票,終極普選聯按道理就應該完成歷史任務,光榮結束,但不須團結一致的聯盟往往有說不出的好處,政治從來現實,正是終極未有普選,聯盟還可運作,並不影響局勢的發展

完成枱底交易 數天之內改變

倒是泛民的基本格局,發生了基本的變化,影響是長遠的。筆者既無黨派,也沒有參加甚麼聯盟,這一刻不願就已知的結果發表人云亦云的意見。

當然在打後的時間,媒介一定有興趣捕捉新聞背後歷史的發展過程,這是非常有趣的事,筆者遲些時間也會就我所知所聞與讀者分享分析,但本文要超前指出未來的政治發展,就是若然民主黨與民建聯肯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合作,便有條件在二○一七年組織聯合政府,以民主的選舉為基礎,在港執政,這等於民主的港人治港可以在有條件及尚未圓滿的情況下提早實現,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好事。

這看似天方夜譚,但很多創新的事物亦只是由可能思考(Possibility Thinking)開始,數天之前,沒有多少人想到中共會與支聯會核心重疊的民主黨完成枱底交易,過程連自己系統的中聯辦與民建聯也未被預告,一切只在數天之內改變,這是專政夠效率的好處,但令人驚訝之處,是中共肯打破常規,肯同死敵合作,當中的內部矛盾,恐怕也不比泛民之間少,只是不曾公開而已。

此例一開,中共與民主黨已無敵我的分別,雖然二○一七年及二○二○年兩個普選的細節未定,但選舉權的普及與平等,是再三肯定之事,功能組別的普選定義猶有爭議,但特首選舉由港人一人一票選出,至今未有其他可能的說法出現。

當然,提名權有篩選是肯定之事,但大家應記得無論特首,還是喬主任或中聯辦的郝部長都曾作比喻,這次政改的特首選委會的產生辦法會過渡到二○一七年特首的提名方法。

具體而言,小圈子在二○○七年可以提名梁家傑選特首,二○一七年不應不可能再有同類的提名。

與民主黨合作 有更長遠目標

就我們的政治認知,中共不會接受一個中共不信任的人做特首,就算是港人一人一票所選的。

這認知是政治現實,但不等於中共一定要因而設計一套假民主選舉,因為中共還在憲制上保留了任命權,而我們不會懷疑專政者一定會行使拒絕任命的權力,例如在選出來的是李柱銘或是陳方安生之時。

但除了這些特殊的例子,中共樂於任命港人經一人一票選舉的特首,特別是特首能得到兩大政黨的支持,能有效執政。從這一思路出發,中共今次與民主黨的合作,有更大的長遠目標,民主黨今次的退讓,當然亦是本小利大,極為划算的。

 新報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