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9th Jun 2010 | 崖岸自高 | (243 Reads)

 

Picture


先科案終審判決啟示 未來下屬質疑馬道立     

終審法院五位大法官昨日作出重要裁決,一致推翻先科國際造巿案引起的妨礙司法公正案,被判囚的律師林炳昌上訴得直。另一涉案的大律師艾勤賢,早前已經上訴得直。律政司上訴亦一併被終審法院駁回。這一案件,筆者六年前就一直有評論,除了在林炳昌是否有罪這一客觀司法技術層面以外,尚有很多社會及政治含義,包括司法界的政治在內。

大家事忘,但新聞界不應事忘而忘記一些影響業界專業的大事。先科案涉及的造巿,是商業犯罪類別,沒有特別引人注意的地方,但本案令人留意的,是兩位涉案的林炳昌及艾勤賢,均有「廉署剋星」之稱,兩位律師經常令廉署想檢控的案件失敗。

中文報章記者拒絕作供

先科案與貪污無關,這是很多人不曾留意的地方,兩位律師涉嫌影響證人,因而企圖妨礙司法公正,這類行為幾乎所有案件都會發生,作為辯方律師,要為客戶的利益盡力,行為不過份,是法律所容許的。但廉署認為機不可失,因而申請手令,公然搜查七間報館和部份記者寓所的行為,對新聞自由作出了無情的踐踏,可是,新聞界事後不了了之。

更甚者,是《南華早報》的記者肯到庭作供,艾勤賢也沒有說過甚麼,只作一些提示,叫記者翻查法例,中文報業的記者皆不肯作供,以保護消息提供者,作為專業的責任。但老牌的英文大報反而選擇與政府合作,含義是甚麼?這些事情一次也太多,但未見有業內的批評、反省與討論,今天公眾對新聞界不再尊重,豈是偶然?

當年初審時,筆者公然提出質疑,本案的案情疑點甚多。筆者曾質疑證人翁靜晶是否可靠,而被告林炳昌曾經去信特首及廉政專員,要求保留女秘書打出一段電話竊聽紀錄,結果廉署仍故意將有關資料銷毀。

上訴庭犯原則法律謬誤

就算只是閱讀新聞的一般人,也能看出來的問題,地方法庭的法官馮驊祖視而不見,上訴庭三位法官不但維持原判,而且加刑兩年,指稱被告林炳昌行為嚴重,做法直插司法制度的心臟。

現在的結果,是終審庭三位常任及兩位非常任大法官一致裁定,原審及三個上訴庭大法官皆錯,而錯的是原則性的法律謬誤。筆者閱讀判詞,由第二十二段起的解說(陳兆愷所寫),非常清楚,律師企圖接觸控方證人本身並無問題,亦不是妨礙司法公正。很簡單,很清楚,上訴庭三個大法官不知道嗎?令一個公民無辜入獄多時,幾乎一生盡毀,法官沒有責任嗎?

筆者想指出的,是本案主審的上訴庭大法官,正是將會升任終審庭首席的馬道立,他將會成為本案五位比他資深的終審庭法官的上司,五人藉本案的判詞對他的法律水平質疑一番,又是甚麼隱喻?


 新報
A10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