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3th Jul 2010 | 崖岸自高 | (82 Reads)

 

樂觀地看七一之後新形勢     

七月一日若是反民主黨的高潮之日,那代表這一股浪潮已經進入退潮。雖然認為自己被出賣的港人還是罵聲不絕,但想將議題延續到兩年之後的,恐怕只有社民連。政治一天也太長,港人不應,也不會只停留在咒罵民主黨的悲情之中過日。民主黨的對策,是等時間沖淡事件。這段時間又發表報告,又舉辦公聽會,只是為還是心懷不滿的舊有支持者消消氣。李柱銘說希望民主黨不會只是看民調做人,也要堅持民主原則,那是空虛不過的說法,因為何俊仁也從來自稱一直堅持民主,從無退卻,各說各的話而已。

政治或是政客本身,必然有兩套手法,陳義之時永遠又高又完美,實行之時卻又妥協又現實,務實當然是為了完成理想,李大狀身負「民主之父」的威名,要堅持原則理想,若是忠義兩難全,那便可退黨另搞新組織去也,又何必以更大的「勇氣」留下來呢?

民主黨無分裂本錢

這就是現實,民主黨內的反對派又何嘗不是一樣?總之「聽古不要駁古」,民主黨固然不會大分裂,民主派也只有爭吵,而沒有分裂的本錢。要分裂嘛,是有人不準備再以爭民主為綱領嗎?又或是可以提出民主黨以外的道路或行動綱領嗎?只要可行,筆者一定支持,例如再次玩辭識「公投」,或乾脆效法哲古華拉去也,筆者定當捐出部份稿費以作支持,這是非常認真的,絕無搞「爛Gag」之意。

明乎此,各路英雄還是先放個假,順便靜思一下民主的路向,以及自己的角色位置。相信年事已高的革命英雄雖然經驗豐富,但論年紀,也不宜走到前線衝鐵馬,更何況在前線扮大佬不成,反而會被80後認為是幫警察維持秩序,弄得兩面不是人。

眾年輕人的勇敢與努力,當然是重要的。重要在對民主黨及其他政客有監督作用,在有需要之時,亦要靠年輕人的真誠喚起人民力量。民主黨到今天還信誓旦旦不放棄二○一七及二○二○爭普選的努力,政客當然不可盡信,今次有大量的民主黨支持者深感被出賣,但筆者絕不奇怪,二十年來的泛民主流一直堅持是一套「守株待兔」的政治觀,筆者無數次在文章中批判,只恨太多人忠心於他們,甚而到了盲目崇拜的地步,所以才會有今天被出賣的感覺。對筆者來說,一切皆是正常,意外的反而是北京為何這樣看得起民主黨,願意與其談判,並願意作出一定的階級性讓步。

撿了政治上的便宜

說民主黨出賣了民主,定義上是不準確的,因為民主不是民主黨的,民主黨只是利用形勢,為自己撿了政治上的便宜。北京的讓步,其實還是讓給了香港人。時到今日,北京未敢強行為二十三條立法,不敢在民主的發展上強硬封死發展的方向,例如為何謂普選進行釋法。中央在對港的政策上小心謹慎,怕的當然不是從不認真抗爭的民主黨政客,怕的還是香港動不動就以十萬計的人上街抗議的人民力量。

港人只要明白的力量所在,又何用對根本只是借大家力量撿便宜的民主黨失望。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