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5th Jul 2010 | 崖岸自高 | (126 Reads)

 議員語言惡毒又如何 選民難享果實無惡果可食     

Picture

特首的答問大會有沒有值得討論之處?當然有,最迫近的是最低工資立法的爭議,如何立法?有沒有年年覆檢的機制?工資由十九元還是由三十三元開始?這次大會本是施加壓力的機會,今次大會特首更首次明言餘下的兩年半任期會集中關注民生為施政重點,並承諾三個月後的《施政報告》會有一定動作。

這些皆是實事。曾蔭權五年半來受制於城中富豪的財閥惡勢力,亦被政改議題所困擾,一直了無作為,若他真的希望在餘下時間做點事情,窮人有福了,這次答問大會可以是歷來最認真的,結果成了歷來最不認真的一次。

社民連三人的動作,對公眾來說漸漸已經習以為常,恐怕到了他們沒有搞事被趕走才算新聞。他們的所謂搞事,亦招式用老,昨日亦無新鮮搞作,只是例牌惡罵不肯停口,結果被趕走。曾蔭權有備而來,居然搞爛Gag,說了一句法文諺語,成功反奪傳媒的關注。

主席曾鈺成也不執輸,利用機會再講同一句法文,說的居然比曾蔭權還快捷流利,引來哄堂大笑,這就露了底。法文並不易講,若非事前有心理準備同反覆講幾次,不會說的這麼流利。用高雅的法文回敬粗俗的廣州惡語,單是新意就可得滿分

謾罵僅欺他人不敢鬥爛

李華明與謝偉俊也不放過出位機會。李華明重提陳偉業曾經提名曾蔭權選特首的尷尬往事,看來也是早有準備而非臨場爆肚。相信民主黨人已經準備一批社民連三人的尷尬往事,隨便就可以拿來使用,不會再罵不還口。筆者在Youtube之上見到一段民主黨義工與長毛對罵片段,義工突然質問長毛身為革馬盟成員,為何要參加不公義的立法會選舉,長毛亦無法應對,只好走頭。

惡罵的技倆,止於街頭小混混的爭鬥,本身不需道理,拿到立法會上使用,欺人不敢與你鬥爛而已,本身絕無英雄之處,人身攻擊誰人不懂?下次民主黨人問黃毓民何時再棄甲戈兵?是怕死之時還是收錢之時?除了爆粗,黃毓民又如何作出回應?謝偉俊已經玩得欺文,只效法「是旦男」舉牌,亦成功抽水見報。立法會有言論特權,上次詹培忠直指黃毓文「黑底」的說法,隨時可用,用不用及用得是否高明而已。

語言惡毒正是形象定位

曾蔭權有成班顧問度計,弄出句法文諺語,不能不說是高招。法文說語言惡毒者,將會自食惡果,當然是在嘲笑社民連三人的言行。曾特首更以黃毓民語言無禮為理由,拒絕回答他的惡罵提問,這樣的態度原則上出了問題,欠缺理據,並不高明。

在民主選舉的制度之下,選民選出來的是人民代表,並無責任有禮貌。禮貌這回事,只關乎個人修養,亦只屬程度問題,只要不是在使用「非議會用語」,不作答就是特首失職,如何答例如講句法文之類,則是技巧的枝節問題,不是原則問題

嘲笑三人語言惡毒,會自食惡果,恐怕亦只是一廂情願。社民連三人的形象定位,本來就是計算與設計的產品。只要還有百份之五的窮人肯投他們一票,他們還是可以混在尊貴議員之列,而這些窮人是甚麼經濟果實也沒有份食的一群,也無自食惡果一回事。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