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0th Jul 2010 | 崖岸自高 | (253 Reads)

 

無最低工資 如何理直氣壯 惡導遊「阿珍」也是受害人     

最低工資的立法終於通過,一個二個社運工運英雄忘不了抽水認叻,又申訴十多年來如何為立法而努力,白了中年頭。工聯會的議員做戲做得最足,這也難怪,左派工會的營運從來要靠背後的專政者支援,因而被迫支持建制,很多工運變成縛手縛腳,難得有一次黑白分明的功績,無法不攞彩攞到盡。但只要回心一想,就明白這條法例的出現,充滿不切實際的地方。就算是爭取了三十三元一小時,亦只不過是得到六千多元一個月的薪金,夠養家乎?夠儲錢退休乎?香港的貧窮問題就得以解決嗎?恐怕答案是否定的。

又若然只是爭取到二十六至二十八元的低價工資,問題就根本沒有解決,政府方面的成功,只是令綜援申請的壓力不致上升,商界承擔了部份社會最低保障的責任而已,貧窮問題並沒有根本性的解決,勞工團體特別是貴為執政聯盟成員的工聯會尊貴成員,爭領成功的風頭,不亦厚顏乎?

工資能養活家庭方為重點


本欄亦曾經分析,要推動最低工資成功,背後要有指導思想,就是工資能夠足夠養活一個家庭,否則問題還是在政府處,在今次立法的討論過程中,政府成功將討論的重點放在不會做成大量失業的後果,以此成功轉移視線。最低工資是用以保障尊嚴,用以保障最低生活水平的目的未達到之前,成功只在於爭取了一個法律的框架,並不是成功爭取了有意義的「最低工資」立法,這是大家有必須弄清楚的,而對「革命尚未成功」,就爭相表態邀功的政客,更應予以鄙視。

自然以香港人的識見水平,這一步也可說得來不易,特別是要取得左派政客合作,這總是踏出了第一步,相對那些所謂自由主義經濟者的執迷不悟,保守而且親資本家的官僚亦算做了點事情。

所謂自由經濟可解決一切問題,政府的不干預原則似上帝的聖喻一樣不可侵犯的新自由經濟主義鼓吹者(不是自由主義者,完全是兩回事),現成不可解的經濟學例子,就是惡導遊「阿珍」的現像。新自由經濟主義者能用合情合理的理論解釋這現象嗎?他們又敢為「阿珍」請命辯護嗎?

出費爭取帶團早應禁止

零團費而要出費爭取帶團的情況,早就應該禁止。這當然不違反自由經濟你情我願、合約自由的原則,但就會衍生「阿珍」事件。沒有消費者喜歡「阿珍」之類的導遊嘴面,但在零人工的情況下,大家公平地看問題,焉能不同意「阿珍」不是理直氣壯地在說事實嗎?政府及旅遊界面對事件,只能將問題針對一個「阿珍」,將她釘牌了事。筆者看她才是最大的受害人。在這樣的自由經濟主義之下,她的出現根本正常不過。

若然「阿珍」是在擁有最低工資的情況下工作,她是已經收了三十三元在帶團,我們指摘她,要釘她的牌,才是理直氣壯。有多少基層生活的小市民不是如「阿珍」一樣在自己工作的範圍之內謀取一點收入而不果,因而失控大發脾氣?難道這又是她情願的事情?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