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7th Jul 2010 | 崖岸自高 | (187 Reads)

律師疏忽 不一定有保險賠 
 
隨一些「大日子」如「六四」、「七一」等成為過去,政改亦已經有定局,政客似乎失去努力目標,紛紛放假享受人生,下一回合的政治大事會是明年11月的區選,以及2012年的特首及立法會選舉。政客若持這個心態,非有大政治事件而不為,就肯定是錯誤及對不起港人。無疑,大政治變動是萬人注目,為這些事爭出鏡比較容易,其他政事就努力大,回報少,但不等於不須努力。

正好相反,政治是眾人之事,而眾人所關心的,正是社會上一般發生不公平有問題的事情。多謝政客停止搞局,新聞媒體與評論者有機會回復關注一般關乎公民社會民生的事務。肯調查研究的媒體,不會欠缺議題,肯認真工作的政客,不愁沒有為民請命的機會,不愁沒有政績可交差,只是做與不做而已。

事涉所有法律服務客戶

就拿上星期一件高院的商業判決,影響所有需要律師服務的一般市民,新聞就沒有怎樣理會,議員就不必說了,但其實是重要事件,案例反映了法律界的一個大漏洞,影響所有法律消費者的權益,就是原來律師彌償基金並不是一個保障消費者的基金。換言之,若律師告訴你他已經買了保險,你可以安心付託他工作,那麼,你必須馬上投訴他誤導,這是律師會的網頁上提醒大家的事。律師不能代基金承諾任何彌償(Indemnity)責任,若客人不明,律師要叫客人找獨立法律意見,若客人不肯,律師為避免利益衝突,應中止代表客人。總之,律師會應提醒大家,律師彌償基金與公眾無關。律師所買的保險,不是一般的保險,並不是一種類似汽車保險一類,會為陌生第三者提供保險的保險。

有才子之稱的商人蕭若元,2003年被人冒認提走了他放在律師行的870萬元,事屬專業疏忽,蕭若元興訟向律師梁文偉索償雖勝訴,但梁文偉已經破產,蕭遂轉而入稟要求管理本港律師保險計劃的彌償基金承擔賠償責任,上星期五高院作出裁決,以法律原則駁回蕭氏申索。

筆者尚未能在網上下載判詞,但就新聞轉述,法官所依賴的是一般商業法律原則,簡而言之,蕭氏作為律師會與律師之間所訂定的保險合約而言,是第三者,不能直接向基金有申索行動。

這一原則雖然複雜,但熟知商法的律師是清楚的。但這樣的安排是否合乎情理,合乎消費者利益,則是另一問題。法官同情事件不合理之餘,建議蕭若元尋求司法覆核律師會的政策,這是一個可行性,但筆者以為進一步上訴,由上訴庭,甚而終審庭創制新的法律原則,亦屬合適的做法,而且更為直接。

早有研究指摘保險安排

蕭若元的朋友議員梁國雄,曾在去年10月就事件書面質詢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司長以案件正在進行司法程序而不予評論,但指出已有1994年的判例,指出基金不屬保險商(Insurer)之例,法例表面是清楚的。其實梁議員只要翻查立法會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的紀錄,早於2004年就已經有詳盡的研究文件,指出有關的保險安排不完善,是沒有監管(un-regulated)、不透明(non-transparent)及不對公眾負責(non-accountable)的。梁議員若有了解情況,應早建議蕭若元停止入稟,以免浪費訟費。事件涉及公眾利益,應循司法覆核入手(當然現在亦可同步進行),這方面梁國雄經驗豐富,已是半個專家,可以更有把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