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5th Aug 2010 | 崖岸自高 | (325 Reads)

 Picture

「警員執行職務應受法庭保護」 包致金姪女輕判責在法官     

本文的標題「警員執行職務應受法庭保護」有點普通,但其實特別,因為是取自大量類似大法官包致金姪女襲警案中法官常用的套語,幾乎件件案皆有這一句說話,其中一案法官更特別強調「就算警員的傷是輕微」,法庭也會視為嚴重事件。包致金姪女掌摑警員的情況,電視拍到,絕對不是輕微的襲擊行為。

筆者寫得出這個觀點,是因為閱讀了超過十件以上據《警隊條例》之下第六十三條的襲擊警務人員案件,下面列出被告人的名字及判案日期,有興趣的朋友上網到司法部的網頁,在判案書欄打出名字就可查閱原文,無花無假。所有都屬上訴案件,所有皆定罪入獄,都維持原判。

不小心駕駛同樣可判監

筆者先要指出,泛民的律師議員似乎都在找尋保護包致金及裁判官阮偉明的理由,原因不外乎因為他們有善待社運界或泛民政治人物的紀錄。筆者指出這是嚴重錯誤思維。包致金姪女不應有特權,為何社運界及泛民議員就應該有?謀求特殊看待的人,無資格談社會公義。

泛民轉移視線,說責任在律政司而不在法官。這是幫法官友好開脫的行動,是絕對的錯誤。律政司不以較嚴重及容易定罪的《傷害人身條例》三十六條,代之以《警隊條例》第六十三條,可以非議,但不是包致金姪女可以免入獄的原因,因為有無數案例指出,據《警隊條例》亦可以入獄,分別不大,下面就有大量例子。另告不小心駕駛,雖然比危險駕駛罪輕,但一樣可以入獄六個月。不判入獄的裁決,責任在裁判官阮偉明,不在黃仁龍,這是很清楚的,不應被誤導。

對於襲警罪,有一些固有原則,一般而言,對初犯法者會從寬,不判入獄,但這是法官的酌情權,一切要從事件的嚴重性作個別判定。有不少案例是初犯就判重刑六個月之多的。

對警員吐口水亦是襲警

謝仲光,二○○五年,被告因為有精神病,初犯亦被判入院令。包致金姪女亦有精神病,為何不判入院強制治療一段時間?她被放回美國治療是不應有的優待。謝仲光入院達六個月,有精神科專家的意見才被釋放。

盧守仁,二○○六年,被告六十八歲,在餐廳與警員爭執襲警,初犯亦要服刑四個月後,在上訴庭獲減刑釋放。

溫江靖,二○○四年,法官阮雲道認為襲警行為判囚起點是六個月,考慮被告的認罪因素減為四個月。

李漢能,二○○一年,這是判刑最重的一案,皆因案中首被告自稱三合會會員,要入獄十五個月。法官引述英國案例,指對警員吐口水亦構成襲警,其他多名被告人(雖無自稱三合會成員)最少亦服刑六個月。

彭榮,二○○五年,初犯,亦要入獄六個月,上訴但被駁回。

李一德,二○○三年,犯類似的毆打海關人員罪,被告是初犯,亦要入獄多個月,法官拒絕輕判,上訴庭認為合理。

還有很多襲警的案件,情節遠比包致金姪女事件輕而被重判。他們與包致金姪女只有一點不同,就是並非出身名門望族,只是普通小巿民。因社運而曾被裁判官林鉅溥重判入獄四個月的馮炳德,在接受傳媒訪問時的說話最發人深省。他不希望包致金姪女案令人對富人出現逆向歧視,他說得出這觀點,證明他頭腦清醒而心地善良。社運英雄、政客、判他入獄的林鉅溥,還有本案的阮偉明法官,應該慚愧。
Picture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