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2th Aug 2010 | 崖岸自高 | (99 Reads)

 Picture

23條立法有可能年底上馬  

近來政圈內的確突然吹起了一陣不為人覺的風,說中央有意指示曾蔭權要在任內為23條立法,一舉解決《基本法》中懸而未決的立法問題。的確,論憲政制度,香港還未就23條立法,有欠完善,但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又豈止要為23條立法?

建制派需一年療傷洗底

泛民的立場,相信今次不會有分歧的空間,就是說香港未有民主政制的一天前,不應為23條立法。正面地看,這是信心問題,現實地講,立不立法根本無大實用價值,香港的惡法已經夠多,政府從不欠缺打壓民間力量的法律武器,到今天雖然噪音多了,有效管治的基本格局未變,又何須多此一舉?最後要理論理性公平地講,《基本法》訂立之前,中央已經承諾香港人有民主,到今天清楚的前景還未出現,就算是在2020年真有普選,那已經是50年不變的一半,對香港人而言,民主權利一直被剋扣,是鐵一般的事實,中共又有何道德力量要求港人在這一刻支持23條立法?

若要立法,筆者估計會是今年之內的事。聽來驚人,但現實上明年後年有多次選舉,任何企圖提出立法的建議必然被泛民所善用,連民建聯與工聯會也無法支持,所以今年年尾強硬上馬,成了唯一的選擇。民建聯與工聯會是需要為支持立法,用上一年的時間來療傷的。在泛民激進派虎視之下,與中央破了冰的民主黨與民協可說是寸步難移,何況立法只屬立法會支持的半數,中央根本不需他們的支持,所以民主黨一開始就會企硬未有民主,不必立法的立場。

這立場其實與2003年之時不同,當年泛民幾乎是一致只要求有白紙草案,亦即是較長的諮詢期,董建華政府錯判民情,連泛民也一樣,但事實上當年有50萬市民上街,爭民主與反23條只是大會的目標口號,大多數港人是不滿生活情況上街洩憤,當時若不是田北俊突然轉軚,令到政府票數不足,要收回草案,23條早已成法例,當時的港人會暴動嗎?筆者從那時到今天都認為不會。

泛民無力控制群眾躁動

但今天23條上立會,會引起騷亂嗎?筆者倒是十分肯定,數萬人會包圍立法會,會阻塞癱瘓整個中環三數天,是可以預期的事。有社民連與80後存在,泛民溫和派根本沒有選擇,只能站在人民的一邊,而香港社會各界肯站出來支持政府的人,筆者相信是極少數,完全沒有平衡各大意見的作用。

形勢如此,專政者權勢再大,在人民力量的面前,可行的空間有限。香港社會近年最大的問題,不在社會領袖的不團結,讓中共有機會拉一派,打一派,從而成功通過了保守的政改。正由於泛民政客已經失去市民的無懷疑信任,他們根本無能力控制群眾的躁動。當然,主流派不主動發動,運動的起動會聲勢大減,但23條會是例外,就是普通人發難,亦可以發展為全民起動的運動。

無疑下任特首要立法會更困難,但隨着政制發展明朗化,2015年立法可能更符合現實的考慮。已經拖了7年的事,不怕再等5年吧?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