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6th Aug 2010 | 崖岸自高 | (56 Reads)

 Picture

副局政助檢討 本末倒置 
 
這個暑期本來以為一定政治低迷,因為不屬選舉年,而最重要的政制問題亦在假期前解決了,但意外地由於政府推出多項大改革及法例,而社會上亦發生了幾件反映社會深層次矛盾的事件,包括「大浪西灣」事件與「包姪女」事件。對於一星期要寫數篇政論文章的筆者而言,多寫作題材自然是開心之事,亦足見社會問題不單是民主政制,參政與論政要依賴智力,而非做戲。本星期發生港人在菲律賓被殺的慘劇,本應可作題材,記得也曾在本欄寫過「災難政治學」的議題,但見政治人物要千方百計與事件拉上關係,博一博新聞見報宣傳的醜行,本應加以月旦,但回想港人對這類抽水行為應耳聰目明,還是回到被社會事件迫走了的政治議題,更有建設性。

關鍵在應不應而非值不值

港府公布副局長及政治助理全面凍薪,讓他們安安定定多幹兩年,皆大歡喜,但政府每年因而多支出6,000萬,4年下來花到2.4億的擴大政治問責制度成效如何?當然有深遠影響,但一眾政客爭相發難,針對的是「值唔值」的問題,而非政助與副局「應唔應」存在的根本問題。這反映政客一來懶惰,二來欠缺政治識見,三來民粹。何解?因為一般民眾最容易動情的地方,是這群人物十多萬到二十萬的月薪。這堆人本來的月入大多只有兩三萬到五六萬,四年來納稅人送他們每人數百萬的身家,輕鬆易得,對大多數打工仔而言,難免有「眼紅症」,政客就只是針對他們的眼紅心態假作「為民請命」一番,如此而已。坦白說,我懷疑他們心中十分高興這類用公帑益自己人的工作位置,更對自己有朝一日退下立會之時,能夠謀取這些職位,所以他們只批評值不值的問題,而不談應不應的根本問題。請他們就值回票價,就沒有問題嗎?

曾蔭權對問責制從不喜歡

曾蔭權就比政客深謀遠慮。高官問責制是前朝董伯想出來的玩意,他要加以擴展,從來就不心甘情願。一來他出身公務員世系,根本上討厭從外而來的人物,二來照中央的原意,培訓政治人才之後,這些人物會參與政黨及立法會選舉,成為政治力量,熟識政府反而會監察政府,成為官僚體系的管治阻力,由曾以下的整個公務員體系的官僚文化,更不會歡迎這個新的制度安排。

在這一情況下,天天只想如何順利在數年任期內「做好呢份工」的特首,又焉會真心推行問責制?大家且看一看,三司十二局之內,有多少個局長不是出身政務官,提早退休上位與他共事的。這個政府從來都是在一個公務員官僚集團的操控之中度過了回歸的十多年,曾蔭權想也沒有想過由他改變,所以大多數局長根本不假外求。

自自然然,他又焉會讓副局及政助在制度之中發揮作用,從而使這一新制合理化?兩年下來,結論很清楚,局長、副局長加政助的體制不可行,香港應回復公務員治港的格局,頂多是特首直選,已經夠了。這符合民主發展的目標嗎?自然不符,但曾蔭權不理,民選政客就連分析問題根源的能力也有問題,這可笑不可笑?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