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31st Aug 2010 | 崖岸自高 | (107 Reads)

動情不矯情港人勿盲目仇菲  
對菲國旅行團人質被無情槍殺的事件,筆者一如大多數有看電視直播或新聞片段的港人一樣,無法不動容,但就忍不作第一時間的評論。在鋪天蓋地的民粹見解之下,不跟民粹見解寫任何東西都被人罵,例如周澄、容樂其這類新左見解,總之不先譴責菲國總統和特警,不循例祝願死難者,安慰在生者,就是埋沒了人性。這樣要跟一個版樣寫東西,多沒意思?

哀傷與同情,是否可以只是淡淡然的?從小到大到老,對靈堂之內那類呼天搶地的哭聲皆很抗拒,也怕到靈堂,現在看見被搬到電視、維園上,要全民參與,更覺抗拒,幸好自己不屬高官政客名人或社運明星,還有選擇淡淡然看視事件的自由。

港菲僱傭關係互惠互利

一個成功的社運者,或是寫作人,甚而是新聞工作者,其實要對本來不直接關乎自己的事敏感,不但敏於事,還要動情,當動了情就自然會用心,不計較去做事情,事情自然做得好。相對要小心的,是切忌矯情,更差的是利用事件炒作,政客最喜歡這樣,種族主義者就最懂利用這類悲情事件。在立法會嚎哭呼籲港人不要到菲國旅遊的議員是一例,馬上飛到馬尼拉現場安慰死難者家屬的議員自然更甚高明。資深政客以政治正確為念,我倒要讚一讚在這時刻提醒大家不要有大香港人優越感的政界小朋友。

動情而不矯情,是民族成熟的表現,像國內全民皆憤青的社會,人民慣常被政府的官方單一意見而壓抑個人思想,一解放就不可收拾,而解放的時機,就是借用人神共憤或共哀的死人事件。若非胡耀邦這位「好皇帝」死了,也不會有一九八九年那場民主運動。

畢竟香港人生而自由,會因媒界政府的鼓動而全民動情,但不會因而矯情,甚而進一步出現所謂仇菲的事件。個別事件發生了,正好起了警醒作用。菲傭對香港很有貢獻,僱傭關係從來是互惠互利,並不是港人對菲傭的恩典,是否再到菲國旅行,則是個人的選擇,從來如是。

幸存者籲勿向弱者開刀

中學的通識課老師可能很想利用事件作教材,但不知如何選擇,馬尼拉人質幸存者李瀅銓寫的一篇公開文章,筆者極力推薦,還有誰人比她更具資格談論事件?她提醒大家不要向弱者開刀,提到港人從來對菲國如此漠然,批評政府利用機會渾水摸魚、凍結外傭薪金可恥。想想若不是作為受害者而寫這篇同情菲人的文章,她會受到怎樣的攻訐?

要找反面教材,靠民粹言談謀生的小農才子文章當然是首選。有了「僕人國家」的教訓,他這次假仁假義得近乎完美,但就借狠批別人批評曾蔭權不應直接打電話給菲國總統出氣。要討論得學術一些,名牌青年才俊的國際關係教授的文章也可一論,但要等一等,先等中國的學者參加討論曾蔭權致電給菲國總統,是強勢還是冒失,是當機立斷的強勢還是弄巧反拙,失禮港人的行為。

依教授的高見,特首不但可以打電話給菲國元首,還有權派香港的特警到菲參與營救,因為香港是享有教授形容的「次主權」,有別於普通中國地區。只是《基本法》中沒有,也無《基本法》學者談過次主權這觀念,若是真有其事,下次港人外遊歐美有事,特首有責任第一時間致電卡梅倫或奧巴馬,香港何其自豪?

新報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