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st Sep 2010 | 信報每周政論 | (847 Reads)

Picture

大香港思想與「次主權」論 
 
上星期一從電視上看到特首曾蔭權自稱在下午四時打了電話給菲國總統,但未獲接聽。心中打了一個突,人家打給你以示慰問是可以的,菲國總統隨後的一天也打了電話給曾;但曾再三強調自己不是打錯電話,是直接打給菲國的總統。常識就告訴筆者這不符一國兩制,因為並未在《基本法》中獲得授權,中央並無公開批評曾蔭權不對,看來是因為體諒了香港人這一刻的情緒。

我也當然是感同身受,所以也未有立即評論。阮次山與范徐麗泰皆批評這不符外交慣例,但阮先生說的狠而坦白,刺痛了脆弱的港人感情,引來惡罵四起,當中以尊稱他「阮老」的國際關係專家沈旭暉的一篇《解構香港次主權—從曾蔭權致電菲律賓總統談起》,可說一石激起千層浪。沈文的結論︰「香港特首的電話要聽,這訊息忽然傳遍世界……捍了一國兩制的尊嚴,鞏固了香港的國際空間,值得久違的掌聲……種種善後,合乎次主權涉外關係章法,將成為曾蔭權的政治遺產。」

次主權沒定義的概念

筆者也不能肯定香港人曾否有過大香港思維,若有,相信必然由沈博士的「次主權」論開始。原來香港的特首,縱然只是暫時由小圈子非民主地產生的特首,也有權與外國元首平起平坐,將來有了民主,更加不得了,作為香港人也實在太自豪了。轉念一想,可以嗎?

筆者在別的專欄,已經間接提出這個問題,此例一開,港人在外國出了事,特首變了有既定的責任打電話給奧巴馬、卡梅倫,如果特首懂法文、德文,更要直接打給薩爾科齊、默克爾。不打是特首失職,打了不獲接聽,是人家輕視港人特首,大家會否呼籲政府經濟報復,拒絕英、美、法、德國家的人來港工作?

看來大家有必要認真地探討沈博士的「次主權」論,昨天同文基本法委員劉迺強轟出了第一炮,算不算是一次「次官方」的回應?劉文直指香港沒有次主權,在觀念上定了性。回想主權從來是敏感事情,什麼「剩餘權力」、「三權分立」、「行政主導」還是「立法主導」這類描述性的說法,中共也會動員以百計的學者文章反駁,更何況今次是有實例的「次主權」論述?今次特首打電話給元首的事件,恐怕再不能含混過關,不了了之,中央的學者將有清楚的官方論述。

學術總是由創新的思維作突破,香港是否在一國兩制之下擁有「次主權」,可以直接涉外,是憲制問題,也是實務上的法理問題,也是學術上的務虛問題,三個角度看筆者也很有興趣,馬上查閱自己書架上數十本國際法與政治學的書籍,但找不到任何條目。再查閱各大法律辭典,也並無這一詞句,於是可以說,原來這是沒有既有定義的概念。

上網找找,找到數篇文章,都是沈博士寫的,這會否只是學術上的自我繁殖?沈文登在二十七日的《明報》,原來也登在二十八日的《南方都市報》,網上可閱,十三億中國人看到一個新觀念,只是標題刪去頭一句「解構香港次主權」,只餘下半句,內文亦刪去沈博士對阮次山的攻擊,可見國內傳媒對主權論述還是很小心的。

沈文說現實主義者(是哪一位?)將一六四八—一九九一演繹為威斯特里法(國內繹〈威斯特伐利亞和約〉Westphalia),但主權國家從來不是唯一單位(這又是誰的學說?),主權國之上有歐盟等「超主權」(supra-sovereignty),主權之下有「次主權」、「類主權」等。若論指這些關係,例如蘇格蘭與英國,美國與各州,歐盟與各國等,政治學用(super, nation, sub-nation)「超國家」、「次國家」的觀念。國家可以沒有主權,兩個觀念差的極遠,想以沈博士的級別,不應是張冠李戴吧?

沈旭暉直指香港擁有的就是「次主權」,根據《基本法》,香港擁高度自治涉外關係權,包括涉外經濟、治安、文化、體育等。千萬請等一等,沈教授嚴重錯誤了,據《基本法》第七章第一百五十一條,香港可以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遊、文化、體育等領域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單獨地同各國發展關係,但並沒有「治安」一環,這恐怕是沈旭暉自己插進來的。特區只負責維持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這寫在第二章第十四條。

香港可獨立參與世

沈旭暉質疑為何要把營救人質鎖定在國防外交,而非涉外關係;這與質疑為何不應把父親稱為母親一樣奇怪,就是香港的防務,也不是香港負責,何況是涉外事務?因為這是香港的憲制框框所在,要改變得先改變《基本法》。曾經在史丹福修讀國際關係的葉劉淑儀引述沈旭暉的「次主權」論,質疑政府何不派飛虎隊到菲拯救人質,引用的兩大「經典」案例,是一九七六年以色列特工在烏干達拯救遭巴游挾持的人質,以及一九七七年西德特種部隊在索馬里成功拯救劫機人質。My God,這也是違反國際法、侵犯別國主權的「經典」例子,事件有特殊的情況,焉可相提並論?就算是主權國也不應隨意進行的違法行為,何況只是一個什麼「次主權」政體?

據《基本法》香港無疑是享有很多就是聯邦國家之下的州國也不能享有的自治權,與各國以「中國香港」的名義交往,參加各類經濟組織、奧運會等,還有可能比中國大陸更早直選首長,更早發展民主等。其實最特別的,是有權獨立發行貨幣,這權力是任何邦國皆沒有,但這些永遠只屬自治權,而不能利用名詞學的玩弄將其演化為「主權」。

沈旭暉的文章中還有好些小錯誤,例如說香港不能參加世,因為世出自聯合國,只有主權國可以參加。香港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加世的,與澳門同在區域委員會中有獨立席位,而香港的陳馮富珍正是以「中國香港」代表的身份在○六年當選世總幹事,眾所周知了。

沈旭暉的其他文章,也只是基於一些事件,從而推論出香港擁有所謂「次主權」,作為學術探討當無不可,亦非本文討論範圍,只是今次大膽引申,具體應用,超越了探索的層次,而經有官位在身的劉迺強兄這麼一吵,事件必有下文。希望曾蔭權所得到的久違掌聲,不會以得到中央對他大力的掌摑聲為結果。

信報財經新聞
P14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10-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