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nd Sep 2010 | 崖岸自高 | (486 Reads)

 Picture

「次主權」論自我矛盾 
 
學術的討論不應有任何框架。有人提出「次主權」的說法,說是學術討論,那是完完全全的自由。那我們就在學術上研討這一概念的可行性,概念及概念所使用的語文是否配合,是否適合,令人能望文生義。

沈旭暉談論香港有「次主權」,已有經年,從來沒有人理會,因為只屬現象解說,而解說過程用了一個自創或是並無解釋從何而來的學術名詞。到他以「次主權」為依據來批評阮次山的言談,並再學術地歸類為「阮次山現象」,要再加以解構。沈更以自創的理論,力撐曾蔭權致電給菲國元首事件,美言為「值得久違的掌聲,合乎次主權涉外章法」;更讚嘆「他的精神代表香港,也代表我」。

國家可以次 主權不能次

學術文章不應該用矯情語句,因為容易被人誤會為借學術包裝「擦鞋」,想謀點好處。學術理論為世人所用,成為政治現實,並非沒有先例,三權分立、民主自由、社會主義等等皆是,只是由立論者自己推動,例子並不多見,這亦是一種創先河的舉動。

還是學術性地探討一下「主次權」論的問題。用「次主權」作為學術用語,有基本上的不對稱問題。主次之別,這不難理解。但用「次」形容主權,就一定是矛盾的,因為主權有清楚的定義,代表絕對與最高,國有主權在於其絕對的獨立性,權力可以次,國家可以次(在聯邦之內所有國家都只是次國家),但主權不能次,亦不可以用「次」來形容,查一查政治學與國際法書籍對主權的定義,就非常清楚,所以用「次主權」形容中港關係,是有一定謬誤的。

作為港人,我無意自我矮化,反之,筆者要指出香港在一國兩制之下享有最高、最終及最絕對的自主權力。這兩樣主權為世上任何次國家所沒有;就是自行發行貨幣與司法的終審權(人大就算釋法,也不影響已經受審案件的裁定,所以終審權還是在港的),未來特首就算是民選產生,由於中央保有任命權,不能稱為港人的絕對權力。

何必追逐根本虛無的東西

主權代表獨立,在這定義之下,香港自1997年來就已經在兩方面「獨立」了!大家能努力保留這兩項國家權力的獨立性,香港的「主權」地位就在國際上很明顯,很受人家的重視,「正主權」當然比「次主權」令人尊重,又何必追逐根本虛無的東西?菲國在事件中對港人初而失禮,繼而高度重視,中國政府的背後壓力固然是理由,香港在經濟上的「主權」及實力,才是真正原因,能繼續保有這些真正的「主權」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新報
A09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