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9th Sep 2010 | 崖岸自高 | (460 Reads)


 Picture

網民因一句戲言惹官非 香港網絡言論自由惹憂慮  
  
有一件新聞,筆者遲了評論,但一直有記在心中,視為必然需要評論的事件。在上月尾,又有高登討論區的網民因在討論區內失言而被落案起訴。一名二十三歲青年網民在討論區內回應其他網民時,寫了一句「我要學猶太人炸中聯辦」。辯方律師在庭上表示已獲控方同意押後案件,申請以其他方式解決事件。筆者估計被告可能選擇具結擔保(bind over),保證不會再犯同類行為換取不予起訴。似是輕微小事,但這涉及清楚有言論自由是否有清楚界線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普通法中一條古老罪行,譯作違反公德罪(outrage public decency),是否已經在香港變為監控網絡言論自由的二十三條的嚴肅問題。令人遺憾的是筆者早在四月已經指出這個問題,當時並無人權組織、政客、學者,甚至評論者討論這一個問題。

精神病人不應因言入罪

香港人就是這樣勢利與多重標準。總要有知名人物犯事,或是事件引起悲劇,才會一窩蜂爭討論事件,閒時一個半個無名小人物的人權被侵害,被不公平對待,公眾總是懶得理會。這個情況,就連一貫自以為是正義化身的高登網民,一樣不會例外。這是否應了成龍的名言,高登網民的潛意識之內,也是喜歡被人管的?

筆者四月在本欄已經詳細介紹並批評裁判官郭偉健在案件中裁定,認為訊息內容令人憎惡,猥褻粗鄙,而在揚言「炸曾蔭權間屋」的訊息中,不論被告是否藐視特首,其說法令人不安,案件的嚴重性可以判監。基於被告有精神病,所以「輕判」十八個月感化。

一個有精神病的人因言論入罪,是為不該,告的人不該,判的官更不該,更不該是這例一開,網上留言可以構成有違公德之罪,這是原本沒有的新罪。若有人權律師可以代為上訴,這裁決可因為違反言論自由而被推翻,只是無人做。

違反公德罪可判囚終身

中聯辦或曾蔭權會因一句網上的戲言而不安嗎?是不高興而已,但請問誰人沒有說過這類戲言?普通網民可以因戲言而入罪,為何上月有兩名警員在facebook以警員身份留言,稱「休班可以帶槍殺佢(包致金姪女)」,則可以不獲檢控?雙重標準,只為政要的喜惡服務,這是甚麼的司法公義?

大家可能不知道,普通法中有違反公德罪與妨礙公眾安寧罪(public nuisance),最高是可判處終身監禁,是可以與謀殺一樣嚴重的。普通法是指循法官判例發展出來的法律原則,香港的法官已經在創制監控網絡言論的法律了,大家會視為小事嗎?

英文的outrage,應譯為人神共憤的行為,網上的戲言算嗎?英國的近例是有學生在大戰的紀念碑小便,被判社會服務令。香港的案例,是在公眾有性行為或偷拍事件,勉強可說是人神共憤,但明顯無行動動機的網上戲言,一再被檢控,明顯是政府在干預言論自由,這才令人神共憤。

英國的法改會早就提議立法為有違公德罪訂下清楚的法律定義及種類,並要有犯罪的動機作支持。網民一直支持的公民黨專貴法律議員,你們可否為網民做點事情?

新報
A08  |   評論天下  |   崖岸自高  |   By 王岸然  2010-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