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Sep 2010 | 崖岸自高 | (252 Reads)

 Picture

縮班不是治本方案 殺校仍會殺個不停 
 
全港適齡人口下降似乎不是一天的事,收生不足的中小學要殺校,也已經開始了好幾年,由於情況惡化,並會延續至二○一六年,年年皆聞有新學校面臨殺校的叫救命聲,但整個問題好像一個無法解決的循環,人人都只是在自己的立場提出要求,無人在整體上提供解決方案,於是叫救命聲年年重複,未知是可笑還是可憐?

孫明揚退休在即無作為

整體的社會問題,簡單的做法是怪罪於政府的官僚,以及主理其事的政策局長。一看,是早就過了退休年齡,無論如何也只是會多做二十二個月的孫明揚。想一想就明白,以為他會提供解決方案,是發夢而已。他只是官僚,不是出身教育,沒有甚麼教育理念,只有平衡各方利益,令事情不會成為政治危機的能力。從長遠規劃香港的教育,本來不能靠他。

人人可以賴或罵教育局長,獨教協不能亦不應。作為全港最有代表性的工會,除了標準的維護工會會員權益以外,教協四十年來就只由兩個工會領袖但不懂教育的人物所把持,工會是強大了,但只對會員有貢獻,對社會最重要的樹人工作,宏觀長遠的教育使命,全無作為。

就以殺校潮為例,教協只從保護教師飯碗的角度出發,要求小班教學自然是普世教育理想,但教署早就同意收生不足的中學只收二十人一班,但學生不夠就是不夠,校還是要殺。工會的角度只要求強制所有學校一同縮班變成小班,對辦得好的學校與老師又如何公平?恐怕連家長也不贊成,因為有悖常理。教協要求直資中學同樣縮班,更是莫名其妙,全是因應討好會員的思維,孫明揚也是這樣說,同樣不是真心,因為已經開學,一切明年再算,明年是他退休前一年,他的提議下任是否支持他是不需擔心的,亦所以他的提議並無誠意,只是說說算數。

新高中學制令中學減少了一年,學校在高年班已經可以彈性安排每班人數,但全校教師人手過多,會是必然。作為資源控制最大來源的政府,除非有重要決定要在全港中學推行小班,否則調來調去,教師過多,學生不足,永遠是無法解決的問題。

應改「半鐵飯碗」想法

孫明揚與教協同一調子,要求直資中學同樣減班,更是轉移視線的說法,因為直資中學只有五十九間,多是名校或辦得成功的學校,強制不公平地減學額已不合情理。政府與直資中學有十年為期的辦學協議,根本無法律的權力干預直資學校的校政,所以這說法根本多餘。孫明揚只是說說而已。

官僚的處事方法,只是做些表面工夫,無意真正解決問題。教協作為工會,其實亦是一樣,領導人說些討好會員的說話,將責任推給政府,就算了結責任。

基本的思維,其實是要改變教師是「半鐵飯碗」及終身職業的想法,工會與政府應眼的,是從根本上協助教師轉業及容許非教師有更彈性進入行業的機制,而不是死板的工會保護主義。大學從前也是鐵飯碗制,今天早就不是。

另一方向是向內地招生,大學早就有這類做法,當然問題很多,不是易事,但總勝於死抱「不准殺校」的單一想法吧?特別是這一想法根本不切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