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Oct 2006 | 民主歷史回顧 | (2023 Reads)

保釣運動1971-1972(上)

Picture

        潮流興講愛國,但若問愛國新貴在71年的保衛釣魚台運動之時有沒有參與,相信沒有幾個答得上口,因為當年他們可能連認識關心也沒有份。回顧這一段歷史,當年的愛國者不見有多少還活躍於政治。也莫說今天,96年的一次保釣運動,換上的也是完全面孔不同的政客。回想1970年代初國共對立,政治上非左即右,香港則處於殖民地的高壓統治,實覺當年肯起而參與保釣的學生及市民,難能可貴。

         1969年11月22日,美國聲言會在72年將琉球群島交予日本,並會將屬於台灣省的釣魚台一拼移交,消息傳來,全球華人皆表震怒。台北政府及北京政府分別發表聲明,申明釣魚台乃是中國領土。

         但當時的國際局勢,美國背後支持日本,英國自然支持美國,中共正與日本談到建交(1972年中日建交),同意擱置釣魚台主權不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外交上極需美日的支持,入於弱國無外交,問題只能啞忍。「台灣啞忍,中共不談」,到今天還是基本格局。

          中共不理,台灣不理,海外華人及香港的中國人卻要理!保釣運動基本上是以學生為主體骨幹的運動。其時,由於早前有中文運動的開始經驗,釣運一開始就有聲有色。釣運在組織上有聯合陣線,保釣會及學聯的三分。由71年4月10日開始,前後共有6次具規模的示威;分別為1971年5月4日、7月7日、8月13日、9月18日及1972年5月13日。在保釣者心中,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是一個國恥日。美國在這天將釣魚台交給日本。此後保釣運動歸於沉寂。六年後的1978年4月12日,中共與日本正式簽署和約之前,突然有約一百艘配備有機關槍的「中國漁船」駛進釣魚台海域捕魚,並展示標語,稱「釣魚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但接著,副總理耿飈稱這只是偶然事件;人大副委員長廖承志對日本議員表示正盡力勸阻漁船不要接近兩方都聲稱擁有主權的地區。香港保釣人士再無行動,只發表了一些聲明。

          1971年年4月10日,釣運的第一炮,香港保衛釣魚台臨時行動委員會組織到德忌笠街日本文化館示威。警察在街頭排人牆,阻止學生前進。衝突中二十一人被捕,事件卻激起學生的豪情,學運頓然蓬勃起來。5月4日,保釣者再在中環皇后碼頭側空地舉行示威,12名青年被捕,未被捕者又到美國領事館前示威,並舉行抵制日貨大會。到了7月7日的維園示威,因警方的暴力鎮壓而釀成流血事件。

         7月7日的示威,事前學聯曾向市政局申請用維園,但市政局不准。下午時維園聚集了數千人,有示威學生亦有看熱鬧的民眾,大批軍警嚴待,6時45分,第一批小數示威者開始從泳池方面的入口處進入公園,警方阻止並開始拘捕示威者。七時,群眾開始鼓噪,一個中年男子向群眾發表演說,警方立即將他抬走。警方開始包圍人群,就在這時,學生突然舉起孫中山遺像及保釣橫幅,人群隨之蜂湧結集,傳單亂飛,示威開始。

明天再續 ....

 

保釣運動1971-1972 (下)

       幾分鐘後,負責的警司威利下令警員用警棍毆打學生和群眾,情形非常混亂,多人流血受傷,兩名中英文報紙攝影記者亦被亂棍打傷,共二十一人被捕。防暴隊前後經過個多小時,始將人群完全逐出維園,而人群還在銅鑼灣一集給,並焚毀了兩輛電單車,其一為警車。

        警方的濫用暴力,令到連一直支持政府的傳媒輿論也不再幫政府說話,反而加強了學生及保釣者的聲望,群眾支持釣運的熱情大為高漲。港府亦知道7月7日的暴力是失敗的一著,遂破例批准保約組織及學生在八月十三日及九月十八日兩次再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保釣示威,均有千人左右參加。

         9月18之後,釣運進入低潮,只有零星抗議活動。到一九七二年,由於美國準備將沖繩連同釣魚台列嶼於5月15日一併交給日本,5月13日的示威,再成為釣運的高潮。學聯及保釣陣等事前申請由愛丁堡廣場結隊遊行至日、美領事館遞交抗議書。警務處處長不批準示威申請,學聯再致函港督要求同意,5月10日港督覆函正式拒絕學聯在中區愛丁堡廣場舉行的和平示威。結果示威如期舉行,期間警方不斷用中英文向示威隊伍宣讀有關非法集會的法例,但示威照樣進行,有二千人參加。但這場愛國運動到此也告一段落。

            保釣的活躍份子中,跟中文運動一樣,不少的領導人物今天已不在社會運動界或政界,只是當年參與的托派人物,莫昭如及岑建勳還活躍於演藝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