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9th Sep 2006 | 人民部落已發表文章 | (1897 Reads)
義本無言:吾友徐家傑與林炳昌     王岸然

Picture

 他有着金錢以外對公義的執著,對朋友的義氣,更重要的是對廉署的難以形容情義之結     

<相片來源:明報>

         二十六年前的廉政公署,有位剛入職的年輕調查員,那是在下,而當時對署內的英雄人物,難免十分崇拜。那時的徐家傑,貴為類警隊警司級的職位,而林炳昌也等同高級督察,正準備離職到英國讀法律。正是散仔與大Sir的分別,大家只屬點頭之交,並未共事,但印象中皆十分友善,是十分有義氣的人物,並無作為高官的架子。

        時間一轉,已是十二年前的往事,徐家傑被廉署開除,絕地反擊,弄出不少新聞。那時我在《信報》有地盤,寫了多篇以我對廉署、對法律認識所了解的公道評論,亦因而主動聯絡上他們。那次事件,林炳昌後來說是他與廉署反目,其後演變成「廉署克星」的開始,認為廉署太不講道理,對功臣太卑污了。

        他說,他八三年開始當律師以來,基於對廉署的感情,從不肯接廉署疑犯的案件,直到徐家傑事件之後,他有一百八十度的改變,自始以廉署的監察者自居。

        兩年前代表新成立的「香港人民廣播電台」專訪林炳昌,談的正是他最後要因而坐牢的案件(訪問還在特備節目的節目重溫之中)。他明言有一心願,就是在事件完結之後要組識一個曾經因廉署濫權而受害者的組織,要討回公道,要經常監察廉署。

        我曾經形容林炳昌為「維權律師」,很多人不以為然,因為他打官司是收費的。我再三思量,認為不需改變我對他的稱號。很簡單,很多人都曾經在廉署工作然後轉業律師,亦自然接了很多ICAC cases,靜靜地掙錢,沒有一人似他的高調。

        無論基於旁觀還是與他的交談,我深信他有着金錢以外對公義的執著,對朋友的義氣,更重要的是對廉署的難以形容情義之結,亦因而付出慘痛的代價。

        我亦有所感動,他朝若他真的發動成立一個監察廉署濫權的組織,我必鼎力支持!

引用(0) | 話題(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