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7th Nov 2006 | 電腦法律系列連載 | (1269 Reads)

利用互聯網於境外犯罪 __   王岸然

Picture 

(photo from: http://www.gdtti.gov.mo/chi/IT/InternetApps/5-PreventPopupWindows.html )

         電腦犯罪並無地域的限制,例如提供賭博與色情網站的資訊服務,若然網站的地域是在外國,則是在本港的司法管轄之外,政府當局在大多數情況之下是無能為力。一般國際習慣及普通法的原則,犯罪的行為或事件在某地發生,則罪案被視為在這個地方發生,而這個地方的司法機關便有權管理。例如在香港下注賭博,因下注已構成犯罪,就算利用互聯網於境外投注,政府亦「管得著」。

         但管得著並不等於「管得到」。要偵查一件跨境電腦犯罪案件,涉及境內及境外的調查工作,例如要取得境外互聯網商的合作,提供香港人的下注紀錄,談何容易?筆者樂聞港府已經取得各國在這方面的司法互助協定,又如何得以取得在境外非法下注的證據?

         筆者無意鼓勵境外賭博只是認為利用法例作「紙老虎」,對於防止罪案了無意義。

         所謂司法互助協定,是與其他司法管轄區訂立雙邊刑事協定,保證締約雙方都可以獲得對等的待遇,以及加強國際合作打擊跨境罪案。這些協議的內容通常包括辨識追尋疑犯與證據,提供及交換文件證據,執行搜查及檢取物品的要求,移交有關人士以便作其他或協助充公事宜;追查、約制及充公用作犯罪的財產或犯罪所得的財產。

         香港在九四年制訂了《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這條例賦予香港法院對詐騙和不誠實罪案有一定的司法管轄權,,這包括:

  一、《盜竊罪條例》中以欺騙手段取得財產、金錢利益、服務、或以欺騙手段挑黝繼法律責任以欺騙手段促致在某些紀錄裹產生虛假記項。
  二、《盜竊罪條例》中其他罪行,包括偽造賬目,公司董事等人作出虛假報表,以欺騙手段促致有價產權書的簽立、勒索、處理贓物等。
    三、《刑事罪行條例》中包括偽造、製造、使用虛假文書 (False Instrument) 及副本;製造或管有 (Possessing) 用作製造虛假文書的設備。
    四、普通法中串謀 (Conspiracy) 上述罪行串謀詐騙,企圖 (Attempt) 干犯上述罪行;煽惑 (Incitement) 他人干犯上述罪行等。

        這些法定罪行下香港法院的司法管轄,包括情況在為使罪行定罪而須予證明的任何行為或行為所產生的後果的任何部分在香港發生、企圖在香港犯罪的行為可在香港審訊,不論該企圖犯罪的行為是在香港或任何其他地方作出,亦不論該行為是否在香港產生作用,在香港企圖煽惑他人在任何地方犯罪的行為或助長串謀行為,不論該串謀行為是在什麼地方作出,亦不論是否在香港作出任何事情以促進或助長該串謀行為。

         但大家應注意到,上述罪行與詐騙行為為主,與電腦有關者,就只包括透過電腦偽造賬目等相關行為,並不包括其他罪行如黑客入侵,盜取資料及網上賭博等······。

         本系列文章中會介紹《刑事罪行條例》第一六一條,這條法例說任何人取用 (Access) 電腦,意圖犯罪,就是犯法,便是一條可能被引用打擊任何犯罪的條文,但先決條件要證明犯罪本身,這不如直接檢控有關犯罪。若將這一條包括在《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之中,政府便可以引用這項罪名,打擊那些原本無權過問的犯罪行為。「電腦相關罪行跨部門工作小組」列舉一例,倘若一個身在香港以外地方的人透過電郵恐嚇另一個在香港的人,案件便可交由香港法院審理。換言之,建議的法律改革做法,是只要取用電腦犯罪的人身在香港或被取用進行犯罪的電腦是在香港,香港法院就有權審理有關的案件。

         這還未成為法例,而問題相信不少,法例定得大闊,更不容易與其他地區取得司法互助。筆者想到,如果被恐嚇者身在外地時在互聯網得閱恐嚇電郵,據香港法例又算不算有犯罪發生?

(原文刋於零二年六月二十日信報)
(電腦法律連載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