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1st Jan 2007 | 民主歷史回顧 | (2933 Reads)

 三天沒有寫 Blog,因要為雜誌寫篇同 文化政治 有關的長文 ... 當中寫到天星事件的文化意義,自然亦涉及新社會運動,這又難免再談到天星事件,我想大家對六六年的天星事件認識不多,這裏節錄在我將會出版的書中一些片段 .....

1966 年的天星加價事件

Picture

民間發起所謂社會運動,沒有國共兩方勢力的參與,應以1966年4月反對天星小輸加價,從而引發一場騷亂開始。六十年代是戰後一代開始成長的時代,年青一輩沒有上一代的消極過客心態,因為就算不是生於斯,亦是長於斯,以香港為家,對社會的不平,開始有所感覺,有所動,不再如上一輩人那樣逆來順受。

1966年3月17日,公共交通諮詢委員會向港府建議,天星小輪頭等票價加價五分,即當時面值最小的硬幣,也就是俗稱的「斗零」。早前1965年10月,當小輪公司向政府申請加價之時,社會輿論已經一面倒地反對。市政局議員葉錫恩向政府遞交一份二萬人簽名的反加價文件。

1966年4月4日上午,當時二十三歲的青年蘇守忠,在中環天星碼頭展示寫上「絕飲食,反加價」的外套,宣稱絕食抗議反對加價。一天之內,數千市民簽名支持,並有大批市民圍觀,蘇守忠一夜間成為所有報章的頭條人物。

當時的社會,經濟發展快速,大多數人的生活已經大大改善。但繁榮背後,勞苦大眾的生活依然艱苦,當時並無任何社會福利補助,而各類物價輪流上漲,小市民自感生活壓力,令人喘不過氣。同意小輪加價不久,港府又宣佈增加中國大陸等地郵件的郵費,又準備提高公共房屋租金百分之十。

五分錢本身不多,但當時不小小市民每天就只能掙到一兩元,而輿論反應激烈,認為一間公司加價,會帶動其他物價全面上漲,小市民難以維生。但港府不理,民意被譏為不值「斗零」。

4月5日,青年盧麒等11人加入絕食行列,下午蘇守忠被拘捕,控以「阻街」罪名。晚上十餘名青年高舉反加價的標語,沿廣東道步行往佐敦道碼頭示威,6日清晨,警方拘捕了四名示威者。抗議活動於6日晚上演變為騷亂,油麻地及旺角一帶聚集了四千群眾,與防暴隊衝突,警民的暴力不斷級,滋事者以石塊及玻璃瓶襲擊巴士及警車,防暴隊則不停施放催淚彈。港府頒佈宵禁令,在6日到8日全面實施,並調動居喀兵鎮壓,發射近百發子彈。

騷動以鎮壓結果,共1465人被捕,905人被控破壞宵禁及其他罪名,1人死亡,26人受傷。盧麒聲稱曾遭警察毒打,1967年一月發現神秘上吊自殺,67年4月蘇守忠與數名青年在旺角高舉「盧麒追悼大會」的白布,再被拘捕,被法官判入青山醫院14天。

事件之後,蘇守忠出家為僧。港府不理會輿情與騷亂,照樣批準天星小輪加價,66年4月26日來往中環至尖沙咀及紅磡的頭等票價增加五分錢,市民只好杯葛,改搭二等艙,作為抗議。逆民意而一意孤行,結果是種下一年之後更大的暴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