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3rd Jan 2007 | 舊文再讀 | (609 Reads)

 【當傳媒成了判官】( 中 ) 王岸然

 本文已經在 [誰出售了香港] 一書中出版,現分三期刋出。

到這一刻,大班並無隱藏自己是幕後黑手之意,而傳媒基於知道打官司要錢,而反對領匯上市一眾人物與團體中又以鄭大班最有財力為邏輯,對「黑手論」已成共識,並成為往後批鬥民主派的主調。

12月12日,明報以專論形式,說無論從法律,財經角度閱讀,會發覺事件其實已進入一個複雜異常、進退兩難的「殘局」。並指出事件中有六大玩家:(一)申請人、(二)房委會、(三)領匯、(四)包銷商、(五)小股民、(六)法庭。討論事件已經偏離誰是誰非,誰更有道理,而是誰人在「玩野」。

這時,傳媒尚未算一面倒,明報訪問了373名市民,近四成表示減少對鄭經翰的支持。但亦有兩成表示會更深入的支持。明報引述了鄭經翰的辯解:「鄭經翰語帶激動指近日一直遭傳媒抹黑,上街又說我們激動,在立法會我們又無能為力,去到法庭又說我阻人發達!他認這此指摘對他不公平。鄭解釋香港是法治社會,法庭是最理性的地方,故他選擇以法津途徑阻止房委會出售資產。」

筆者的觀察,傳媒一面倒充當抹黑的判官,似是始於領滙官司初敗的時間,這時反上市一方各路人馬的表現是拙劣的,是不能理直氣壯的,亦未有統一的戰略。明報的標題及報道:關鍵人物紛「卸膊」。“吊詭的是,當51萬人,雙方律師,投資銀行,包銷商等正屏息以待法庭的裁決時,一眾應該最關注並緊貼事態發的人物,包括主角申請人之一馬基召,被指幕後黑手的鄭經翰,一直陪同申請人及一班公屋長者上庭的捍衛基層住屋權益代表張文慧,在法庭判兩名申訴人敗訴後,紛紛表示「唔關我事」。到底背後是誰推動整宗訴訟,令房委會及領匯如此狼狽?已無法找出真相。”

今時今日的政治,最重要的是傳媒策略。,特別是面對有敵意的傳媒。不論道理是否在自己一方,一樣要表現得理直氣壯,甚而聲大夾惡,手段如何不重要,但行為閃縮逃避,則是災難。事件之後,大班的重要政策顧問之一的黎則奮直指大班在事件中犯了大錯。鄭經翰的錯誤包括太個人主義,期間他個人不斷搖擺,某階段出現失控,以致演變成由傳媒作主導,將事件妖魔化及醜化。

事件變成傳媒與鄭經翰之戰,事件的主旨:領匯應否上市,政府是否不義地賤賣資產,變成次要,這是最不幸的。當一支咪在手時最善長於Agenda Setting 的鄭經翰,今次被傳媒Set 了 Agenda,在12月下半段時間完全處於被動。

他亦曾經反擊,但結果負面。對於證券界的詹培忠要發起元旦遊行,鄭經翰批評是因為做立法會咁耐都出唔到位。<經濟日報>一篇署名林正的專欄引述一市民之言,若大奸與黃霑同途,願捐兩萬。鄭經翰發出新聞稿,認為文章教唆他人威脅他的人身安全,要報警處理,又話要告報紙及作者。陳鑑林譏之為小題大做,他「幾時都係咁小題大做」。回想起來,那時的大班幾近胡言亂語,完全無法挽回被傳媒抹黑成奸人的劣勢。他竟然語出驚人,說遊行擺明係有組織,經紀及政客,尤其係我的對頭人,係既得利益者,係「邪惡軸心」,根本不需理會。(12月2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