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4th Jan 2007 | 舊文再讀 | (606 Reads)
【當傳媒成了判官】( 下 ) 王岸然

 本文已經在 [誰出售了香港] 一書中出版,現分三期刋出。

這樣的說詞,與葉劉淑儀03年71前對市民的嘲笑說話何異?在受害的小投資者耳裡,這些是何等難聽?無論元旦日上街反「大奸」是有一萬人還是五萬人,這已是一次經典事件。步入零五年,市民基本上沒有出現一次對民主派熱烈支持的社會運動事件。

傳媒喜當判官,又何止於這一次事件。當傳媒認定事件忠奸分明,有民椊、民氣可用之時,是不會放過機會的。看這時的「社論」及新聞標題,可見過半。對民主派不友善的東方及太陽,自然更加不會放過機會。「政棍搞事如問候,政府無能正廢柴。」(12月16日:東方)。「訴訟人各懷鬼胎,上訴庭用心良苦。」(12月16日:明報)。「幕後黑手犯眾憎,網上掀起大圍剿,反鄭遊行千人響應。」(12月17日:太陽新聞)。「政棍居心太險惡,領匯鬧劇難落幕。」(12月17日:太陽社論)。

比較近民主派的壹傳媒,亦不客氣。壹週刊質疑大班舉動令人猜疑,因為有超市是房委會大客,一旦上市觸礁,大客可繼續享受平租優惠,這是暗示鄭經翰為李嘉誠的利益服務。

再後,有報導在無根據的情況下指控鄭經翰利用事件炒期指。東方日報不顧基本的傳媒道德,報導有醫生看電視認出盧婆婆,說他有躁狂症。還有在1月遊行之後,律師林炳昌召開記者會,並到警署報案,指鄭操縱他人打官司,違反普通法法律。學者早已指這類案例過時,但傳媒照舊大幅報導,造成鄭經翰及事件的負面效果。

一年之後回望,整個抹黑行動對民主派的確造成沉重打擊效果。事件固然再難言公平。亦令到領匯再上市之時民間社會對是否再發動行動及如何發動行動,舉步為艱。現代政治離不開傳媒戰,但傳媒早已操控於自私及維護政府的資本家手中,民間社會力量如何可以抗衝?與其抱怨,不如切實關心如何自建屬於民間的傳媒力量,更為實事求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