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19th Feb 2007 | 學術一些 | (1014 Reads)

 Picture

  學者馬傑偉在他的文章中,對何謂文化政治,下了一個定義:「是擴闊公共行政的政治討論,並延伸至文化價值與日常生活層面。此舉並非要將文化議題泛政治化,而是強調在文化層面主動參與、介入、說服、商議、互相修正、保育、開拓、批判,以至抗爭。」

  上述定義本身有矛盾之處,非常明顯;因為介入,批判,以至抗爭,正正就是將文化議題泛政治化。最少一般人的理解之中,正是這樣。有份參與天皇行動者之一的學生陳景輝也在自己的文章中解說他所理解的新社會行動,「就在於我們不是純粹是站出來在媒體前表一表態,而是要對既存的政治秩序產生干擾和威脅。」

  舊的文化觀研究高檔次的文學作品,新的文化研究觀將文化普及於日常生活之中,而文化政治的參與者並不再單是學院式的研究、分析、批評;而是強調界入與參與:這不單是在基本上衝擊了一般人對「文化」的定義與理解,亦衝擊傳統上的香港政治生態,特別是慣於表態式抗議,永不例外,抗議完就會和平地散去的民主派。天星事件的主要發動核心可能只是十多人,但起的改變,可以是扭轉了香港二十多來以示威抗議為前線;而以和平理性表達完意見就坐待下回分解為底線的政治文化。

  硬政治之相對於文化政治,是指港人最常接觸的爭民主,改變這樣那樣的管治技巧與社會政策的政治,及其慣常出現的抗爭模式。這應是有二十多年時間,而且廣為港人所接受認識的所謂「政治」。社運界亦沿用這一抗爭模式,大家耳熟能詳。筆者聽過一個資深社運人物形容這是一套餐三步曲;(一)開記者招待會,(二)進行簽名運動,(三)是遞送抗議信。再進一步是遊行示威,這是可大可小,大有大做,小有小做的運動;四五個人與四五十萬人同為示威,而香港人示威之多,聞說是世界各大城市之冠。

  這又如何?二十多年來由新興民主派所主導的這類硬政治及其抗爭模式,對香港的政治文化生態起到甚麼作用?改變了甚麼?爭到了民主嗎?再沿用這套模式,香港就會民主在望,政治清明嗎?

  答案恐怕是不說自明的。這亦是天星這次小規模的新社會運動,為何對大家帶來這樣大的思想衝擊。大家要想的不是單一事件的成效如何,可以保住了多少件古蹟,而是香港以後的政治主戰場,是否從簡單爭民主的硬政治,發展為全方位的文化政治?政治人物是否由今天開始,由ABC開始,認識學習甚麼是文化政治,文化政治會否早已是了無方向的社運民運的未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