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6th Apr 2007 | 岸然口述歷史 | (2593 Reads)

平均分: 8.00 | 評分人數: 9

Picture

在網台三年無償的工作,影響力非常有限的開咪論政,任誰人只要客觀地代入我的身分想一想,就知道我不單止唔恨玩,而且時時想放下。一直不放下,是個性之中逞強的一面戰勝了理性的一面,現在心理已經對調,放下馬上自在,周末一於放幾天假與舊學生到澳門玩玩。

  我的放下,絕對負責任,唔係好似那位當初負責打電話,就自封為人民台成立召集人的大義工,一個電話就話乜都唔做,馬上退出;過兩天一個電話,又要回來,節目早已因為他的退出,另作安排,就天天怨人奪了他的工作,奪了他的玩具,話人迫害佢,把他marginalize。

  也不似那位拍檔,從來對煩氣的台務不願理會,不願出頭負責,從不做醜人。想搞可以搵銀的網台,你咪搞到夠囉,駛唔駛搞得咁神秘?你能成功,不單樂觀其成,十分恭喜,而且大家可以適時放下人民台的義工擔子,焉會不是皆大歡喜的事?駛唔駛保密到最後一刻?

  無論情、理、法,人民台都會有適當的安排然後光榮結束。一班網上八公八婆在一兩個討論區興風作浪,以為我好受影響,你地不如留下精神,關心下那位放不下的名嘴啦。

  心水清的長期網友,自然知道人民台緣起於這位名嘴棄咪逃亡,轉眼已經3年了。緣起也不單是為他個人,而是預計主流媒體快被操控,有必要轉戰網上獨立媒體。幾年下來,主流雖然差,不如想像中之差,網上媒體如人民台或in-media,雖然也有一定發展,但也不如當初想像中的偉大,說到影響力,網台小圈子之外,也實在感覺不到。

  意外的是平台反而服務了很多在主流沒有位置的小眾節目。對於這些小眾活動,一心要重振聲威的名嘴當然看不上眼,「幾百人聽,幾千人download,邊有用架!」係他的名句。

  04年10月名嘴回港,以為可以重新開咪,尋回自己的影響力,但一切已經是門庭依舊,而人面全非。那時我也沒有寫作的地盤,沒有一份正職,網台的願景,算是精神上的寄託,何秀蘭也直選落敗,也來網台開咪,名嘴應她的邀請到人民台一同開咪,收聽人數780,已是當時網台最高紀錄。對幾個失意的中年開咪者,算是小小安慰。

  節目之中我直接問了一個我相信他心中恐懼的問題:「你雖然今天回來,但客觀上你的時代已成過去,你甘唔甘心?」他答的極快:「唔甘心,就算搞油印出版我都要搞落去....」

  這是極為正面的態度。可惜,這也是我唯一聽到他以正面積極態度面對人生逆境的說話,之後他重回商台有一星期一晚的開咪時間,這對他往後的發展,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從此他一直憧憬有再回復五晚開咪的風光時刻,再有人人俾面的威風,江湖地位,再沒有絕地反擊,搞油印出版也要搞的精神。

  放不下過去的人,只能活在痛苦之中了。

  所謂旁觀者清,旁人皆知商台不會再讓名嘴有回復當年勇的可能。另一名嘴早就另找平台,轉戰立法會,晉升煲呔針,保持了自己的江湖影響力。隨時間的流轉,名嘴感覺商台並無重新起用之意,不甘心的他在節目中越來越激,亦越來越多抱怨,連他的好友前伙記也在網台節目中說他已成怨婦,其他人七嘴八舌,也說他沒有了從前的銳氣,當時我直說了一句,你「out了」。

  只要有丁點兒的平常之心,被人笑out了有何值得動氣之處?今時今日高競爭的香港社會,問任何一位事業成功的中年人,誰人沒有被out的恐懼?真正成功的人物,誰沒有out了之後又回來,反覆多次的經驗?

  After all,這是我的言論自由,理得人家高興與否?民主派因我的言論而怨恨,而在背後利用權勢報復我承受過,我的抗逆EQ也是天生的強。只是,我也明白,心裡放不下的名嘴,被我說中了他最怕的事,到今天也沒有釋懷。

  05年7月2日,名嘴再失平台,社會上有更大迴響,民主派為他搞的集會,有幾千群眾,很多人寄望他搞網上媒體,有人為他搞了網站及討論區,曾建成在十月搞了個大氣電波的非法電台,他再到人民台開咪,有千六人收聽,我在網上呼籲幾天,有十三個網台網站肯轉播,成為網界空前盛事。

  當晚當著眾人面前,我對他說:民氣可用,但要搞快搞,他是同意這看法的。之後,他多次公開表示要搞網台網站,但一直坐待支持者熱情的冷卻,了無行動。其間,他一再重覆說些令支持者失望的話,例如不信義工,說義工無義氣時就不工,又再三說網台無用,直到他自己的MyRadio開台,還是這樣說,這樣的心態,焉能成大事!

  我們也想像得到,他的問題,是對從前的風光歷史,還是有所憧憬,對失去的東西,還是放不下。不甘心,放不下,可以是動力,但動力是需要動,而不是等待。

  05年2月他組織了一個茶話會,知情者皆知他為組黨熱身,說的竟然是重覆自己的風光日子,又說自己的首要目標是重新拿回一支咪;亞哥,你邀請別人加入你的政黨,卻口口聲聲說自己的事業首選,不在這個黨,你有無搞錯?你的誠意在那裡?

  正由於這句說話,我決意不會加入社民連,專心搞自己的人民台,這個組織要觀察一段時間再說。說到搞政黨,我二十年前搞過了,深明當組織領導人心有二用之時,組織難成大器的道理。滿以為一年多之後的今天,距離名嘴棄咪逃亡還有幾天就3周年,以為名嘴對原來支咪已經放下,事實上不然。

  名嘴幾乎個個星期一都在申訴失去支咪之苦,那句「我做左十幾年電台架,八婆!」,令人感受到他的窮酸氣味直衝電腦的mon,撲面而來。

  名嘴要搞網台,想有所成,先要的條件是放下從前不平的心,勿以善少而不為,更請勿再說網台無用的話。醒一醒吧,今天還在你身邊肯幫你的一批人,都是或多或少經人民台過去幾年的活動而凝聚起來的,名嘴再說網台無用的話,不單不符事實,而且對支持者不敬,亦別想再進一步利用網民凝聚政治力量。

  更重要,是放下過去,放下身段,重頭再來,還是放不下,只有沒完沒了的痛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