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25th Jul 2007 | 信報每周政論 | (1386 Reads)

 


吳靄儀為何替惡法護航?     

   有一件事本應一評,但過去兩個星期有其他事評,這星期非要追究不可。有說皇帝不急,會急死太監,這尤算是情理之中;但專政政權對惡法的執行不着緊,而人權鬥士、民主明星反而大為着急,公然責難,提點專政者要認真執行惡法,輿論及評論界不知不覺,真是香江奇聞。

  早前一輪慶回歸十周年活動,傳媒於是找了一些前風雲人物講講舊事,其中當然以董建華及梁錦松的訪問最引人注視。梁錦松更爆出曾經在○二年香港經濟最差的時間,向特首董建華建議放棄聯繫滙率,事件最後因為中央反對而作罷!

犧牲香港人利益

  問讀者一個問題,大家歡迎不歡迎知道這一史實?回想當年,筆者也寫過文章,呼籲聯滙脫鈎,筆者也只是拾人牙慧,這是當時不少有識之士、經濟學者的見解,只是董建華固執地拒絕遵行,大家在怪他沒有智慧,卻原來背後另有文章。事實是一國兩制早就是假,當中央的利益與香港的利益有衝突之時,香港人的利益被犧牲了,北京的傀儡董建華毫不猶豫出賣了香港。

  大概是梁錦松心中有愧,希望港人知悉這一件影響大家何其深遠的事情,於是有意無意間借十周年的電視訪問中告訴了大家這一史實,大家當然希望梁錦松爆出其他內幕,是嗎?

  梁錦松肯定不會了,因為有人公然喝止,要求政府檢控梁錦松違反惡法。大家的進一步知情權利因此沒有了!

  特別令人嘆息的是阻止前官員公開一些港人知情權所在的史實者不是中共,不是本地左仔,不是港府,而是一位反二十三條立法的人權鬥士,一位法律界政界精英明星,一位哲學博士;更絕者她曾是一張公信力第一的大報的前主筆,立法會議員、公民黨成員吳靄儀女士也!

  七月四日,吳靄儀在立法會提出口頭質詢,不點名指梁錦松或不適當地洩露了官方機密,李少光答稱不評論個別案件,只重申問責官員在離職後仍須保密,又說如違反合約,可以訴訟及申請禁制令云云。

  很明顯,李少光知問題可大可小,政府想低調處理。比政府還要着急的吳靄儀對回應不滿,指如果保密方面未受嚴厲監管,「係好牙煙問題」,政府若不嚴肅處理事件,等同為別的離任官員披露官方機密開綠燈,呼籲政府要檢討云云。

保密法殺傷力大

  如何嚴肅處理?可以告訴大家,按《官方保密法》,政府不但可以告梁錦松,亦可以告新聞媒體,包括訪問他的電視台,報道訪問的報館。精通法律的吳靄儀要求政府這樣做嗎?也許不是,但一認真,《官方保密法》的殺傷力,對資訊自由的壓制,就遠比二十三條厲害,亦所以遠在反二十三條之前,香港的新聞界就多次爭取修改法例,加入公眾利益的抗辯理由。而所有人權學者幾乎是意見一致,認為《官方保密法》原則上違反人權,與資訊自由的權利有衝突,這根本是殖民地時代遺留下來的惡法。政府從來自知不義,害怕訴訟會引起人權爭議,所以惡法講而不用。

  今天吳靄儀責成政府要嚴厲監管,嚴肅處理,是聰明、是愚蠢、還是故意?故意提示政府,公民黨是可以又團結又鬥爭,會對政府加以提點的合作夥伴嗎?

  法例有多危險,筆者借用人權監察教育文件中的介紹:「香港現時有很多法例管制新聞工作,例如《官方保密法》規定:任何在政府工作的人,將包括國家安全、情報、刑事調查等範圍的資料提供未獲授權者,均屬違法。管制的範圍非常廣泛,並沒有清楚界定,極容易被濫用。此外,新聞工作者不能以資料涉及『公眾利益』,或曾經報道等合理理由作辯護。九七年四月,立法局仍在審議草案時,政府仍堅持上述的限制。」

存在不等於合理

  存在不等於合理,美國根本沒有類似的官方保密法,只能指控洩密者將資料交了給不該給的人,這與普通人的保守秘密責任一樣。

  英國有很多公民抗命拒絕遵從的例子,理由就是一些事情的披露,對社會對公眾是有益的,官員不但不是賣國,而且是愛國。梁錦松的洩密,筆者認為是出於愛港人,希望港人知情的心意,筆者這裏要表示敬佩、鼓勵及讚賞。

  筆者也期望吳靄儀作出相同的表示,並為她的失當言行對香港市民特別是新聞界,公開致以深切的歉意!

 
信報財經新聞
P13  |  時事評論  |  By 王岸然     2007-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