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岸仔 | 7th Nov 2007 | 信報每周政論 | (911 Reads)

港人法治觀念層次低

  港人被稱譽為尊重法治、守法,這在理念上只是對了一半。例如法例一出,基本上已經沒有人在公眾地方吸煙,這是港人守法可讚的一面,但只於表面上、形式上的守法例子也不少,包括不合理的法例,這就有問題。我們就算不從正面挑戰不合理的法例,但批判的態度不可缺少,否則社會無從進步。筆者隨便就可以在近日新聞中找出三個例子。  

《社團條例》從來比二十三條可怕,搞個社團不作登記,可以坐牢十年,對結社自由是莫大威嚇。我們不覺得有問題,只是警方自律,但當警方不自律時,就是濫權,而社會不醒覺,反而不少人基於錯誤觀念支持濫權!

  警方小題大做,大舉搜查「住好的」商店,取走一批印有疑似三合會十四K徽章的T恤,並拘捕十八名店員。警方這樣做有必要嗎?這些店員是可疑三合會成員嗎?就算懷疑T恤的設計有問題,不適合擺賣,不能私下勸喻商店收回嗎?有必要高調示威嗎?



藝術創作受國際公約保障

  好大喜功的行為,就是鄧竟成的新政嗎?就是用常識去想,也知道正當商戶的「住好的」與十四K不是有關係。創意就是創意,沒有什麼玩大玩細的界線,文學藝術創作是《基本法》及各大人權公約所保障,是重要人權,鄧竟成拿着小小雞毛的《社團條例》,就輕率地作出嚴重的擾民決定。若然「住好的」堅持不退讓令事件要在法庭解決,而結果警方因違反《人權法》而敗訴,人權意識薄弱的警務處長鄧竟成請退休謝罪!

  《社團條例》中的罪行,例如針對黑社會徽章的二十條,是所謂絕對責任(Strict Liability)罪行,因而控方不須證明被告有犯罪的意圖(Mens Rea),管有物品已經可以入罪。本質上是危險的惡法,若然香港社會現況是黑社會橫行,我們容忍這類「惡法」猶有可說,為何現時眼看警方濫權,除了幾個文化人批評之外,人權鬥士與政客去了哪裏?

  李柱銘在《華爾街日報》撰文,呼籲各國領袖「促使」北京改善人權事件,餘波是自己不肯了。民主之父被人罵漢奸、賣國賊、走狗也有多年,從不介意,而且好像很得意。筆者上youtube看看上次他從外國「唱衰」香港榮歸,機場有自己友接機保護他,也有民建聯高舉指他是漢奸的紙牌示威,只見民主之父「好得戚」地對鏡頭引用伏爾泰名句「我不同意他們的見解,但我會誓死保護他們罵我漢奸的自由」,何等瀟灑。



言論自由包括胡言亂語

  今次可不是這樣,民主之父用盡關係辦法反擊,不准左仔再批他叫外國人「干預」,「施壓」,連民建聯印了包括中立報刊資料的傳單在街派發也不准許,何俊仁帶隊向廉政公署及選舉事務處高調舉報,務必要把左仔的氣焰壓下去,不准他們再亂叫漢奸云云。

  左仔做宣傳工作,當然並不公平客觀,但泛民不妨自問,自己搞宣傳之時是否也是一樣?那「保皇黨」的口號自己叫得舒服正義,「漢奸」之說就是野蠻無理嗎?就算是,你們就沒有更大的量度風度,讓理性的選民自己判斷嗎?

  言論自由,是包括胡言亂語的;別讓泛民的支持者發現秘密吧,秘密就是你們只看別人眼中的刺,不理自己眼中的杉。

  另一低層次的法治觀念由公民黨的湯家驊表達出來。他去信選管會,質疑葉劉因為在美留學幾年,所以不符要三年通常居住於香港的資格,所以是違法參選,應取消其資格。選管會則表示葉劉是去留學,法律上沒有問題。

  筆者也讀法律,也認為湯大狀的指控有point,所以他不應只做「金手指」,而應切實進行司法覆核的行動,務必要令葉劉選到也無法做議員!



選民選擇權應受尊重

  可是法律觀點是技術的爭議,作為政治家及人權支持者,湯大狀有想過尊重港人的選擇權、葉劉的參政權嗎?法例經常都有技術上的漏洞,有思想的人考慮法律問題不是只鑽漏洞而是法律之上的人權問題。選民都知道葉劉曾經留學不在香港,他們作出選擇之時,法律卻作出干預,是選民出了問題,還是法例及大狀出了問題?

  若筆者沒有說錯,為民主坐了十年牢的劉山青當年回港想參選,也是被同一法例所禁止。未知湯大狀當年對港府遵守法治,是否也拍掌稱善?

 P12      信報財經新聞       王岸然
2007-11-07